編譯/愛麗絲 英國小說家、記者哈瑞伊.昆祖魯(Hari Kunzru)曾於《紐約時報書評》中寫道:「過去,我常強迫自己完成我開始的一切,我認為這在年輕時是很好的紀律。但是,一旦你確立了自己的品味,基於人的生命與金錢都有限,讀完一本爛書簡直令人作嘔。」人生有限,但書籍總量與待讀清單彷彿無窮無盡,讓讀者總須仔細思量與選擇。 那麼,現代社會中,全世界一共有幾本書?根據 2010 年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就是我,我就是那個主導發想的人!」張西有三個妹妹,排行老大的她,童年時期自編故事、發想遊戲,領著妹妹們玩耍。「我常常搶先舉手,說我要當小魔女 DoReMi,搶了這個角色!」張西笑稱,自己老希望擁有魔法,「因為我很懶,很喜歡瞬間完成事情的魔法啊。」小時候總愛觀察卡通人物,玩遊戲時,自然渴望扮演心有所屬的角色,「像是哈姆太郎裡面的麗麗、小魔女 DoReMi 啊。」 完整文章
現年 21 歲的曲絲汀,在一家叫「繡球花」的養老院擔任照服員,她喜歡音樂和老人,音樂讓她不忘記爸媽,老人則訴說多彩的人生故事豐富她的視野。透過她的視角,我們讀到海倫、呂西恩在上個世代裡的愛情,與多線交錯的故事背後的秘密和真相。 「年老,就是比其他人更早活得年輕。」——菲利浦.格律克(Philippe Geluck) 法國作者瓦萊莉.貝涵(Valerie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居家防疫的日子裡,閱讀,或許是少數能帶我們走向遠方的途徑之一。 6 月 1 日晚間七點半,由新經典文化副總編輯梁心愉主持,邀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黃宗潔教授與知名影評人、作家「一頁華爾滋」Kristin 一同線上談書,以土耳其作家艾莉芙.夏法克(Elif Shafak)的《倒數10分又38秒》帶讀者跨越邊界、去往遠方。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在花蓮,最棒的就是十分鐘上山、十分鐘下海啊,小孩在這真是太爽快了!」江珮瑾不是土生土長的花蓮人,但從小家住新店,全家人常就近前往東北角、雙溪等地,「我從小就滿習慣親近大自然的。」大學就讀社福系,江珮瑾原先便會關注公共議題,到花蓮教育大學就讀多元文化教育研究所後,陸續因蘇花高、七星潭渡假村等議題與行動,結識曾任職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主任的先生,自此也結下與花蓮的羈絆。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其實我從小都在社會建構的框架下成長,大家說哪裡有光亮,我就往那裡奔去。」湯乃珍細數成長過程,依循著一般功成名就的定義,自淡江大學經濟系畢業後,身兼兩份工作,白天在建設公司,晚上則在屏風表演班,而後出國唸碩士,「我原本考慮讀珠寶設計,但最後決定走安全、穩定的道路,去唸了MBA。」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一隻綠色的毛毛蟲,在書頁與各種食物間鑽進鑽出,肥厚身軀最終羽化成色彩斑斕的蝴蝶。這是艾瑞.卡爾(Eric Carle)最著名的《好餓的毛毛蟲》,於 1969 年問世,成為有史以來最暢銷的兒童讀物之一,也是許多孩子童年共有的記憶。如今,卡爾也成為我們在記憶裡緬懷的對象,根據日前其家屬發布的聲明,卡爾已於 5 月 23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