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兒」到底是什麼?
Photo Credit: Unsplash

「酷兒」到底是什麼?

文/薛翰駿

臺灣高度接納多元文化,大法官在2016年通過了《釋字第748號》,判決同性之間得以結婚;立法院於2019年三讀通過《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認定同性伴侶在《民法.婚姻章》規定的婚姻權益,使我國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 法律的推動為多元文化運動又邁出一大步。

儘管法律上已通過同婚合法化,然而在社會上仍有許多人對同性戀、酷兒、LGBTQ等群體不大瞭解,甚至抱持著仇視的態度去看待他們──究竟,這些人是怎麼回事呢?

何謂酷兒?

酷兒一詞源於英文「Queer」,本意為「古怪的、不正常的」,在早先的社會被用於指稱與異性戀不同的性取向或性別認同,如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等,是個充滿負面、辱罵性的詞彙。1980年代起,同志群體開始擁抱「酷兒」一詞,在許多社會運動上高聲吶喊,希望重新建構酷兒的定義,以此宣示拒絕社會的主流文化。 至此之後,酷兒便成為非異性戀族群的群體認同之一。

透過閱讀酷兒文學,我們得以對這群非異性戀的族群有著更深入的認識、理解他們內心的狀態與在社會上的處境,改變自身的偏見,增加社會之間的融合。

Dorothy Allison,《Trash》

性別認同為女性同性戀的Dorothy Allison於1988年出版了這本被酷兒族群視為經典著作之一的短篇小說集《Trash》,內容包含女同性戀、性暴力、階級鬥爭及其他議題。這些故事揭示著那些與酷兒對最親近的人,卻因他們與一般人的不同而對他們造成的可怕傷害,是一本有關羞恥和虐待、愛與救贖的小說。
Dorothy Allison透過這本小說集於2003年獲得Lambda女同性戀小說文學獎與Lambda文學獎女同性戀小型新聞圖書獎。 成為為女性同性戀發聲的重要意見領袖。

邱妙津,《鱷魚手記》

臺灣本土作家邱妙津於1994年出版的《鱷魚手記》為她首部長篇的女同志小說,亦是20世紀最為重要的本土酷兒文學。異性戀男女與女性同性戀對於「女人」有著截然不同的概念,作者以「鱷魚」作為自身心境的投影,在外需披上人皮才能夠應對這世界對同性戀群體的不友善,通過解放的性及性別觀點,企圖為八○年代新生代青年作全新的精神分析。
邱氏善於透過隱喻、抽象的寫作手法描繪深層的愛與疼痛;儘管在1980年代,現代化的社會中,卻仍抱持著守舊的社會道德,使酷兒在社會上只能披著「正常人」的人皮偽裝內心的鱷魚。

白先勇,《孽子》

《孽子》的時代背景為民國60年代的戒嚴時期,男主角李青因同性戀的身份被發現而遭到學校退學、被軍人父親逐出家門,在臺北街頭流浪,而後來到二二八紀念公園生活、與其他同伴建立「黑暗王國」的故事。
《孽子》中的男主角李青可謂是白先勇內心的投射。在那個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大環境之下,對同性戀的形容不是「變態」就是「怪胎」,甚至會被情治單位抓捕;白先勇自小便在軍人家庭中長大,其父為桂系大軍閥白崇喜,對於白氏有著嚴格的家訓。在社會與家庭對同性戀的偏見之下,白先勇只得壓抑心中的感情而訴諸於小說之中。
書中大膽地闡述少年男同志的叛逃、情慾與回歸。故事的最後,間接造成同性戀兒子自殺的傅老爺在歷經深痛之後,成為青少年們的保護者,而這些同性戀者也透過此父親形象得到的慰藉。白氏以這樣的結局收場象徵著希望獲得家父與社會的認同。

朱天文,《荒人手記》

相比於白先勇《孽子》中,主角勇敢追求自我認同的故事,朱天文的《荒人手記》以第一人稱描寫一名四十歲男性同性戀的心態。這個「我」自稱為荒人,為荒涼的古板老人類之意。荒人本身的性傾向為同性戀,卻嚮往著異性戀生活、對同性戀的身份感到自卑;身處1990年代的開放社會之下卻嚮往回到以往的舊時代;身為社經地位崇高的大學教授卻只與社會邊緣人打交道。 朱氏以矛盾的事物作為寫作的主軸,帶領讀者一窺壯年男子面對社會、道德壓力時,心境的糾結與轉變。

珍奈.溫特森,《柳橙不是唯一的水果》

柳橙不是唯一的水果》是作者珍奈.溫特森1985年出版的第一部半自傳性質小說,被視為是LGBTQ+的經典必讀文學。女主角佳奈為一名女性同性戀,卻被一個極其虔誠的基督教家庭收養。養母時常教導佳奈《聖經》的內容並期望她可以成為一名傳教士。
故事的主軸專注在主角的成長與生命體驗,整個故事因同性戀議題而展現了宗教價值與自我認同的相互衝突。佳奈的母親總說:「這世界充滿了邪惡。」認為只要違反《聖經》,皆是被撒旦所迷惑、是邪惡的,因此當大家得知佳奈喜歡女生一事時,所有人皆認為她是被魔鬼所附身,對其展開強烈的批判。 然而世界萬物並不能一言以蔽之,正如同我門不會說柳橙不是唯一的水果一樣,那為何許多人會認為同性戀及是罪過呢?
珍奈.溫特森提及:「我永遠不懂,為什麼異性戀的故事就適合大眾閱讀,而只要有同性戀角色,或同性戀的經驗,就只能屬於酷兒族群?」作者的批判是希望能透過此書使大眾能夠更瞭解同性戀議題與酷兒族群,以避免大家與佳奈之母一樣,用單一的視角去看待與多數不同的事物。

結語

透過上述五篇故事,我們得以進一步理解中外社會對於酷兒族群的歧視與不友善;弱勢族群難以發生,僅能透過自述般的小說投射內心的壓抑與惆悵。縱使現今的臺灣在法規上已獲得相當大的進步,然而在社會觀感上仍有許多仇視酷兒族群的聲音存在。唯有理解他們的處境與想法,不同族群才能消除彼此之間的隔閡,創造更多元、更開放的社會。

資料來源:

  1. 什麼是酷兒 (Queer)?從歷史認識同志運動起源〉,《LGBTQ.tw臺灣酷家》,2017年3月1日
  2. 配合民法修正!18到20歲同婚 不用再經法定代理人同意〉,《聯合新聞網》,2022年5月19日
  3. 紀大偉,〈朱天文,〈荒人手記〉
  4. Amazon
  5. THE FELLOWSHIP OF SOUTHERN WRITERS
  6. Jeanette Winterson《柳橙不是唯一的水果》讀後感

那些不同並非對立:

  1.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你不見得要站在同志這邊,但應該站在護家盟的對立面
  2. 躲在線上的真相——你永遠問不出來的同志比例與性隱私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