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賽斯.史蒂芬斯—大衛德維茲

美國有多少男性是同志?這是性傾向研究中一個赫赫有名的問題。然而對社會科學家來說,這一直是難以回答的最棘手問題之一。心理學家不再相信性學家阿弗瑞德.金賽(Alfred Kinsey)的知名估計。金賽依據對囚犯和妓女的抽樣調查,估計有一○%的美國男性是同志。現在,具有代表性的調查告訴我們,約有二%到三%的美國男性是同志。但長久以來,性傾向一直是人們往往會謊報的主題之一。我想我可以利用大數據,針對這個問題提出前所未有的更佳答案。

不願透露的性傾向

首先,我再詳述那項調查數據。調查告訴我們,跟不贊成同志的州相比,贊成同志的州,同志人數就比較多,例如,根據蓋洛普的一項調查,以同志人口比例來說,最支持同性戀婚姻的羅德島州是最不支持同性婚姻的密西西比州的兩倍。

有兩個可能的解釋可以說明此事。首先,出生州不贊成同性戀的同志可能會搬到贊成同性戀的州居住。其次,居住在不贊成同性戀州的同志可能不會透露自己是同志,他們更有可能說謊。

解釋同志移動性的一些深入見解,可以從另一個大數據來源「臉書」取得。臉書允許用戶列出他們感興趣的性別。約二.五%的臉書男性用戶列出自己對男性感興趣,這個數字跟調查顯示大致相符。而臉書也顯示出,贊成同性戀的州與不贊成同性戀的州,兩者的同志人口出現龐大差異:羅德島州同志臉書用戶是密西西比州同志臉書用戶的兩倍以上。

臉書也提供有關人們移動的相關資訊。我可以針對公開自己是同志的臉書用戶,對其出生地加以編碼分類,這樣我就能直接估計有多少男同志從不贊成同性戀的州,搬到比較贊成同性戀的地區。答案呢?數據顯示確實有一些遷移,譬如從奧克拉荷馬市搬到舊金山。但我判斷,男同志將同志偶像歌手茱蒂.嘉蘭(Judy Garland)的CD打包好,搬到民風更開放的地方,這能解釋贊成同性戀州和不贊成同性戀州的同志人口為何有差異。

另外,臉書讓我們可以聚焦在高中生這個特殊團體上,因為高中男生很少能選擇自己要住在哪裡。如果移動性說明出櫃同志人口的州別差異,那麼這些差異不應該出現在高中學生當中。那麼,高中數據怎麼說呢?在不贊成同性戀的州,公開自己是同志的高中男生少之又少。在密西西比州,每一千名高中男生,只有二位公開自己是同志。所以不僅僅是移動性,還有其他影響因素。

如果每個州出生的男同志人數差不多,移動性無法完全解釋為何有些州有這麼多人願意公開自己是男同志,另一個原因肯定是,同志認為同性戀是不可告人的祕密。這讓我們回到 Google 搜尋,因為這麼多人已經證實,願意跟 Google 分享這麼多祕密。

有沒有可能有一種利用色情搜尋來測試在不同州究竟有多少同志的方法?確實有這種方法。我利用 Google 搜尋和 Google 關鍵字廣告的數據,推估出全美約有五%的男性色情搜尋跟同性戀色情片有關[這些包括搜尋Rocket Tube(熱門的同志色情網站)和「同志色情片」這類字詞])。

另外,在全美不同地區,這項數字有何變化?整體來說,跟不贊成同性戀的州相比,贊成同性戀的州有更多搜尋是跟同志色情片有關。這一點很有道理,因為有些同志離開不贊成同性戀的州,搬到贊成同性戀的地方居住,但是這項差異並不如調查或臉書顯示的差異那麼大。我估計同志色情片占男性色情搜尋的比例,密西西比州是四.八%,這項數字遠高於調查或臉書的數據,而且相當接近羅德島州的五.二%搜尋比例。

那麼,美國有多少男性是同志?針對男性所做的色情搜尋來看,約有五%的比例是搜尋同志色情片,那麼這個方法應該是對美國同志人口實際規模的合理估計。還有另一種以間接方式取得這項數字的方法,需要用到一些數據科學,我們可以利用贊同程度和公開出櫃人口之間的關係。容我在此說明。

我的初步研究顯示,在某個特定州,同性婚姻支持率每提高二十個百分點,表示在臉書上公開自己是同志的該州男性人數就增加一.五倍。依照這種說法,我們可以估計在假設一○○%贊成同性戀的地方出生之男性,有多少人會公開承認自己是同志。我的估計是五%左右,這跟色情搜尋的數據相當一致。加州舊金山灣區的高中男生是在最能接受同志的環境中長大,他們當中約有四%的人在臉書上公開自己是同志,這似乎跟我的計算相符。

我應該注意到,我還沒有針對女同志人數進行估計。在這方面,色情片的數字比較派不上用場,因為女性觀看色情片的人數少得多,所以這種樣本比較不具代表性,而且就算觀看女同志色情片的女性,也不一定是女同志。在現實生活中主要被男性吸引的女性,似乎也喜歡看女同志色情片。女性在PornHub上觀看的影片中,有二○%是女同志影片。

美國男性中有五%是同志,這當然是一種估計。有些男性是雙性戀,有些男性,特別是年輕男性不清楚自己的性向。顯然,你不能像計算投票人數或計算看電影人數那樣,準確地計算這個數字。

我老公是同志嗎?

但我的估計有一個明確的結果是:美國有許多男性,尤其是在不贊成同性戀州的男性,都還沒有出櫃。他們不會在臉書上透露自己的性偏好,也不會在調查中坦承此事,而且在許多情況下,他們甚至可能跟女性結婚。

事實證明,老婆懷疑老公是同志,這種事經常發生。她們在次數多到驚人的「我老公是同志嗎?」這項搜尋中,表露出自己的懷疑。「我老公……」這類搜尋,就以「我老公是同志嗎?」的次數最高,出現次數比第二高的「我老公有外遇嗎?」多出一○%,也比「我老公酗酒嗎?」多八倍,比「我老公憂鬱嗎?」多十倍。

最有說服力的是,在最不贊成同性戀的地區,女性對老公性傾向的相關搜尋最為常見。南卡羅來納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女性,提出這個問題的比例最高。事實上,在最常提出這個問題的二十五個州當中,有二十一個州的同性婚姻支持率低於全國平均值。

討論男性性傾向時,Google 和色情網站並不是唯一有用的數據來源。大數據中有更多證據說明男性不出櫃的原因。我分析Craigslist 網站上尋覓「浪漫邂逅」的男性交友廣告,這些正在尋求與男性邂逅的廣告中,刊登者來自較不贊成同性戀的州所占的比例往往更高,其中百分比最高的州是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和阿拉巴馬州。

為了更仔細研究這些數字背後的人們,我向密西西比州一名精神科醫生請教,他專門幫助未出櫃男同志。我請他協助詢問,他的病人是否有人可以跟我談談。有一位病人有意願,他跟我說他是一名六十幾歲的退休教授,跟老婆結婚四十多年。

大約十年前,他因為壓力過大開始看精神科醫生,終於承認自己的性傾向。他說,他一直知道自己被男人吸引,但他認為這種事很普遍,只是大家都隱瞞不說。開始治療後不久,他就跟自己二十多歲的學生進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同性性交。他形容那次經歷「美妙極了」。

他和老婆沒有性生活。他說,離婚或公然跟男性約會,會讓他感到內疚。他幾乎對自己人生的每一個主要決定都感到遺憾。

這位退休教授跟他的老婆將在無愛無性的情況下再度過夜。儘管同性戀合法化這方面已有極大的進步,但是反同性戀的聲浪持續存在,將導致其他數百萬名美國人也跟這位退休教授一樣這麼做。

大數據揭露人們難以啟齒的性問題

大多數PornHub上的熱門搜尋並不奇怪,包括男人經常使用「青少年」、「三人性交」、「口交」等措詞,女人常用「激情性愛」、「吮吸乳頭」、「男為女口交」等詞語。

除了這些主流搜尋外,PornHub 數據確實告訴我們一些你可能沒想過會存在的戀物癖,有女性搜尋「肛門蘋果」和「絨毛玩具自慰」,有男性搜尋「鼻涕戀物癖」和「裸體十字架」。但這些搜尋很少,每個月只有十個,即使在這個超大色情網站也一樣。

在重新查看 PornHub 數據時,有另一個重點變得十分清楚:每個人都可以在 PornHub 網站找到自己喜歡的對象。女性經常搜尋「高挑型男」、「黝黑型男」和「帥哥」,這並不令人意外。但她們有時也會搜尋「矮個子男」、「蒼白男」和「醜男」。有女性搜尋「身障男」、「小屌胖男」和「老醜胖男」。男性經常搜尋「瘦美眉」、「大奶妹」和「金髮妞」。但是他們有時也會搜尋「胖女人」、「小奶妹」和「綠髮妞」。有男人搜尋「光頭妹」、「女侏儒」和「無乳頭女」。這些數據可以讓那些長得不高、不黑、不帥、不瘦、胸部不大也沒有金髮的人感到開心。

那麼其他既常見又令人驚訝的搜尋呢?在男性最常見的一百五十個搜尋中,最讓我驚訝的是我在第一章討論佛洛伊德時說過的亂倫。其他引起一些小討論的男性慾望對象是「人妖」(最常見搜尋排名第七十七)和「老奶奶」(最常見搜尋排名第一百一十)。整體來說,男性在PornHub的搜尋中,約有一.四%的比例是搜尋有陰莖的女性,有○.六%(三十四歲以下的男子為○.四%)的比例搜尋老年人。男性在PornHub進行的二萬四千個搜尋中,只有一個搜尋明確提到少年一詞,這可能跟PornHub禁止所有形式的兒童色情片有關,而且持有兒童色情片是違法的。

女性在PornHub進行的最常見搜尋,是某種類型的色情片。以下內容可能會讓許多讀者不安,敬請留意:女性在PornHub進行的最常見搜尋,是對女性施暴的性愛片。女性對於異性戀色情片的搜尋中,就有整整二五%的搜尋強調女性的痛苦和(或)羞辱,譬如:「肛門痛到哭」、「公眾羞辱」 和「極殘暴黑幫」。有五%的比例是搜尋非經同意的性行為,譬如:「強暴」或「強迫」性交,即使這類影片在PornHub上是被禁止的,但是女性依舊做此搜尋。而且這類字詞的搜尋率,女性至少是男性的兩倍。根據我的數據分析顯示,對女性施暴的色情片,對女性的吸引總是高到不成比例。

當然,在試圖慢慢接受這種事實時,同樣重要的是,記住幻想和現實生活是有差別的。是的,在造訪PornHub的少數女性中,有一小群人搜尋強暴影像但未能如願。大家都知道,這並不表示女性在現實生活中想被強暴,而且這當然不會讓強暴變成比較不可怕的罪行。色情數據告訴我們的是,有時人們會對自己在現實生活中不想發生的事存有幻想,而且他們可能永遠不會跟別人提及這些事。

誇大的性愛次數

人們不只有不可告人的幻想,講到性愛,人們總有許多祕密,譬如:性愛次數。

我在「前言」中指出,美國人聲稱使用的保險套數目,比每年保險套實際銷售數目超出許多。你可能認為這表示他們只是說,自己在從事性行為時更常使用保險套,與事實有些出入罷了。但證據顯示,人們從一開始就誇大自己多常進行性行為。

十五歲到四十四歲的女性中,約有一一%的女性說自己的性生活活躍,目前並未懷孕,而且不避孕。就算相當保守地估計她們有多少次性行為,科學家認為每個月這些女性中有一○%的比例可能懷孕。但這項估計已經超過美國懷孕總人數(每一百一十三位育齡婦女,就有一人懷孕)。在我們對性沉迷的文化中,人們很難承認自己沒有那麼頻繁的性生活。

但是,如果你正在尋求理解或建議,你就有誘因向 Google 吐露心聲。在 Google 上,人們抱怨配偶不想要性愛比抱怨配偶不願意交談,還多出十六倍。而抱怨情人不想要性愛比抱怨情人收到訊息不回覆,還多出五.五倍。

而且,Google 搜尋暗示出這些無性關係的一個驚人元凶。抱怨男友不要性愛,是抱怨女友不要性愛的兩倍。到目前為止,跟抱怨男友有關的首要搜尋就是:「我的男伴不想跟我做愛」(Google 搜尋不按照性別分類,但是由以前的分析顯示,九五%的男性是異性戀。所以我們可以猜測,男性並沒有進行太多有關「男友」的搜尋)。

那麼,我們該如何解釋這件事呢?這是否真的表示,男友比女友更常拒絕性愛?未必見得。同前所述,Google 搜尋可能會偏向支持人們焦急談論的事情,男人可能覺得跟朋友談論女友缺乏性趣是很自在的事,而女人就比較不好意思跟朋友說男友性趣缺缺。不過,即使 Google 的數據並未暗示男友避免性愛的可能性是女友的兩倍,但是Google的數據確實顯示,男友避免性愛這種事,比人們所說的還更普遍。

女性對於陰道的問題,跟男性對於陰莖的問題一樣多

Google 數據也指出,人們如此頻繁地避免性愛的一個原因:巨大的焦慮,而大部分焦慮是庸人自擾。我們先從男人的焦慮開始談起。男人擔心自己的性能力好不好,不是什麼新聞;但是擔心到什麼程度,卻令人相當驚訝。

以身體部位來說,男性最常搜尋跟本身性器官有關的問題,而且這類搜尋的次數超過對肺部、肝臟、腳、耳朵、鼻子、喉嚨和腦部等器官搜尋的總和。男性針對如何使自己的陰莖更大所做的搜尋,多過針對吉他如何調音、如何煎蛋捲或更換輪胎的搜尋。男性針對類固醇的最多搜尋,不是關心類固醇是否有害健康,而是關心服用類固醇是否會導致陰莖縮小。關於身心會隨著年齡如何變化的問題,男性最常搜尋的是,陰莖是否會隨著年齡增長而縮小。

附帶一提,在Google搜尋中,有關男性生殖器更常見的問題之一是:「我的陰莖有多大?」男性不是拿尺量,而是拿這個問題問Google。我認為這就是數位時代的典型表現。

女人關心陰莖的大小嗎?根據 Google 搜尋,女人很少關心陰莖的大小。女性對男伴生殖器大小跟男性對自己生殖器大小進行的搜尋次數,兩者的比例是一比一七○。沒錯,在極少數情況下,女性確實表達出對伴侶陰莖的擔憂,這種擔憂往往跟陰莖大小有關,但不一定擔心陰莖過小。跟伴侶陰莖大小有關的抱怨,超過四○%是抱怨陰莖太大。在以「性交時__」為首的 Google 搜尋中,「疼痛」是最常見的字詞(加上「流血」、「撒尿」、「哭泣」和「放屁」是前五大常見的字詞)。然而,在男性改變陰莖大小的搜尋中,只有一%的搜尋是尋求如何使陰莖變小的資訊。

男性第二大常見的性問題是,如何使性交時間更長。在這方面,男人的不安全感再次跟女性的關切不一致。女性針對如何讓男友更快達到高潮的搜尋,跟如何讓男友更慢達到高潮的搜尋,兩者數量相當。事實上,關於男友性高潮這件事,女人最關心的不是何時發生,而是為什麼沒有發生。

在講到對本身長相有不安全感時,女性人數仍然超過男性。那麼,這個數位誠實豆沙包可以針對女性缺乏自信,揭穿什麼真相呢?在美國,每年跟隆乳手術有關的搜尋超過七百萬次,官方統計數據告訴我們,每年約有三十萬名女性接受隆乳手術。

女性也對自己的臀部表現出很大的不安全感,不過許多女性最近對臀部大小的喜好突然改變。

二○○四年時,美國某些地區有關臀部整形的最常見搜尋是,如何使臀部縮小。想讓臀部變大的搜尋,絕大多數集中於黑人人口較多的地區。然而從二○一○年開始,美國其他地區想要大臀部的搜尋就愈來愈多。如果本身不是事後分配(posterior distribution),那麼這項興趣四年來已經增加三倍。在二○一四年,美國各州如何使臀部更大的搜尋,次數都多過如何使臀部縮小的搜尋。

女性愈來愈喜歡大臀部,是為了投男性所好嗎?有趣的是,確實如此。以前,「肥臀色情片」的搜尋都集中在黑人社區,最近卻迅速受到全美歡迎。

男人還希望女人身上有什麼呢?同前所述,眾所周知男人喜歡大奶妹。約有一二%的非一般色情片搜尋是在尋找大胸部,而且搜尋量幾乎是小胸部色情片搜尋量的二十倍。

也就是說,我們不清楚這是否表示男性希望女性隆乳。不過,有大約三%的大胸部色情片搜尋明確指出,他們想看的是天生美胸。

有關老婆和隆乳的Google搜尋,有一半的搜尋是在詢問如何說服老婆去隆乳,另一半的搜尋則是困惑老婆為何想隆乳。

或者,以有關女友胸部最常見的搜尋為例:「我喜歡我女友的胸部」。我們不清楚男人在進行這類搜尋時,希望從Google找到什麼。

跟男性一樣,女性也對自己的生殖器有疑問。事實上,女性對於陰道的問題,就跟男性對於自己陰莖的問題一樣多。女性對自己生殖器的擔心往往跟健康有關,但至少有三○%的問題,是對其他方面的關注。女性想知道如何將私處除毛、縮緊陰道、讓陰道的氣味變得更好。同前所述,一個令人驚訝的常見關切點是,如何改善陰道氣味。女性最常擔心的是,她們的陰道聞起來像魚,其次是醋、洋蔥、氨水、大蒜、乳酪、體臭、尿液、麵包、漂白劑、排泄物、汗水、金屬、臭腳丫、垃圾和發臭的肉。

一般來說,男性不會在Google上對伴侶的生殖器進行許多搜尋。男女對伴侶生殖器的搜尋量大致相同。

當男人在Google進行跟伴侶陰道有關的搜尋時,通常會抱怨女人最擔心的事:氣味。在大多數情況下,男人想要知道如何告訴女人那種惡臭,但不會讓女人覺得很受傷。然而有時候,男人對氣味的疑問,會顯示出本身的不安全感。男人偶而會詢問,如何使用氣味來察覺女人是否有外遇,譬如:如果伴侶陰道的氣味聞起來像保險套或其他男人的精液。

我們應該怎樣利用這些隱藏在人們內心的不安全感呢?這裡顯然有一些好消息,Google給我們合理的理由,讓我們不要那麼擔心。我們對自己性伴侶如何看待我們,這種最深切恐懼根本毫無憑據。伴侶獨自一人在電腦前面時,沒有任何動機要說謊,他們透露出自己並非只在意外表,也透露出自己十分寬容。事實上,我們都太忙著在意自己的身材,所以根本沒有精力去在意別人的身材。

在Google的性搜尋中透露出以下這兩個重大關切之間,也可能存在一種關聯:缺乏性愛,以及對個人性吸引力與性能力的不安全感。也許這些都是相關的,也許如果我們對性愛少一點擔心,性生活就會更活躍些。

關於性愛,Google搜尋還能告訴我們什麼?我們可以進行一場性別之戰,看看誰最大方。以尋找方法改善對伴侶口交表現的所有搜尋為例,是男性還是女性進行較多搜尋呢?在性愛方面,是男性還是女性比較大方?當然是女性,這還用說嗎?將所有可能性加總後,我估計這個比例是二比一,女性更常搜尋如何口交取悅伴侶的建議。

當男性尋找如何口交的祕訣時,他們往往不會尋找取悅伴侶的方式。男人尋找方法讓伴侶為他們口交,跟找方法讓女人達到高潮,兩者的搜尋量是一樣的(這是Google搜尋數據中,我最喜歡的事實之一)。

※ 本文摘自《數據、謊言與真相》,原篇名為〈躲在線上的真相——你永遠問不出來的同志比例、仇恨言論、性隱私和顧客的腦袋〉,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