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慶德

比「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繞口令更難的是,盛產香蕉的臺灣沒有知名的香蕉牛奶品牌,反倒是不產香蕉的韓國有著香蕉牛奶這項文化圖騰。

弟弟前來首爾旅遊,一下飛機就像觀光客,馬上要喝上一瓶國民飲料──香蕉牛奶(바나나우유)。

說來奇怪,韓國緯度高、地處溫帶,並不產香蕉,大多從菲律賓進口。當地超市,一串約十根的香蕉也售價不斐,約3,500~5,000 韓圜(折合臺幣約100~150元)不等。然而,非韓國當地所產的水果,竟也成為國民飲料,甚至成為文化圖騰,其中大有學問。

一說到香蕉牛奶,大家首先想到的一定是黃澄澄、胖嘟嘟的瓶身包裝。這是一九七四年由賓格瑞(빙그레)公司所推出。此瓶身剛推出時,人人稱讚保留韓國傳統文化,因為像醃泡菜所用的罈子。迄今,四十多年過去,儘管標示香蕉牛奶產品的字體或顏色有所改變,也推出方正鋁箔包裝,與三角形隨手包,但最受歡迎的,仍是被視為正統的胖嘟嘟瓶身。

提到香蕉牛奶的歷史,可以回溯到上個世紀,韓國剛結束二戰與韓戰之際,那時百廢待舉,極需安養休息,貧窮百姓喝不到純牛奶,只能偶爾以奶粉頂替。一九六三年上任的朴正熙(박정희)總統,以強硬鐵腕帶領社會改革且促進經濟發展,同時也以牛奶作為擴大消費政策,賓格瑞公司也就抓準了此時機,於市面上推出「高貴」的香蕉牛奶。之所以高貴,一方面是韓國本地不產香蕉,物以稀為貴,再者,香蕉牛奶又強調原奶占了高比例的86%,一下子吸引消費者注意,視為高級飲料。小朋友若能在學校喝上一瓶,馬上就會引來同學羨慕眼光。

根據統計,香蕉牛奶上市四十餘年,販賣超過六十億瓶,刷新乳飲品歷史銷售紀錄。當然,目前還在持續發燒熱賣中。

一步步成為國民飲料

但除了香蕉牛奶口味獨特、好喝,能讓它一路長紅熱銷的主因,不得不歸功賓格瑞公司的「宣傳」。

賓格瑞公司在打造香蕉牛奶王國時,一開始就當作品牌經營,為了一瓶約1,200韓圜(約臺幣34元)的飲料,四十年間投入大量資金,請來大牌明星代言。如一九八○年的南宮玉芬、李宜貞,二○○二年的李在皇、鄭素英,二○○三年宋智孝,二○○四、五年的金來沅,二○○六年的李英兒、昌完,二○○七年的羅文姬、鄭俊河、徐敏靜、崔民勇,二○○八年的秋成勳,二○○九年的少女時代,二○一○年的李敏鎬,二○一三年金宇彬,到二○一五年李光洙等人;每年都會更新代言人,給消費者新鮮感,且這些代言人幾乎都是當年度最紅的韓流明星,明星也渴望代言香蕉牛奶廣告,因為這能間接證明他們是當年最紅的名人,與國民飲料享有「國民代言人」之崇高地位。

香蕉牛奶除了請來有名代言人,更在暢銷的韓劇或電影內,如《咖啡王子一號店》、《屋塔房王世子》等,置入性行銷,藉此打開國外市場。

最近,香蕉牛奶也走出超市、便利商店的冷藏架,晉級到開店。二○一六年三月十一日,東大門開幕「香蕉牛奶咖啡廳」,店內擺上真人尺寸的香蕉牛奶瓶,吸引遊客。每天排隊,入內想一嘗韓國國民飲料的觀光客絡繹不絕。

這也難怪,弟弟一下飛機就想喝瓶香蕉牛奶。

你說,不產香蕉的韓國,竟能把香蕉牛奶打造成國民飲料、文化圖騰,此行銷能力與宣傳效果,強不強呢?

往小米酒進擊

除了前面提到香蕉牛奶從冷藏架「出走」,設立咖啡廳,最近在市面上,韓國香蕉又進擊了。韓國人生活樣態為「白天喝咖啡提神加班,晚上喝酒排解壓力」,這次香蕉也被應用到酒類。繼前一兩年廣受消費者喜愛的水果燒酒後,「香蕉小米酒」(바나나 막걸리)也問世。

韓國人愛喝酒,世界有名。酸酸甜甜的小米酒也是當地人所好,但韓國人認為喝小米酒要適量,因為小米酒容易造成隔天宿醉頭痛。然而,又因小米酒由米釀成,甚至有些人偏信,不配高熱量的下酒菜(如炸雞等),單喝含米量高的小米酒,有助減肥,因此許多新問世售價約1,700韓圜(約臺幣50元)的香蕉小米酒,也在瓶身標示出「愛瘦人士」最關心的白米含量、酒精濃度,與從菲律賓進口的香蕉原汁百分比等資訊。

韓國人把香蕉應用在小米酒,是偶然的嗎?究竟我們該用怎麼樣的眼光看待?不管是之前當地熱銷的藍莓、葡萄柚、檸檬等口味之水果燒酒也好,或是現今進擊的香蕉,跟韓國人的生活樣態是無法分開,這些水果紛紛被製成酒,麻醉著他們。

而我更好奇的是,當跟韓國朋友提起最近晉級又進擊的香蕉,他們會不會對著我說:「還是先喝一杯,再說吧。」

※ 本文摘自《再寫韓國》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