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公司除了對外的營運方針之外,最要緊的是對內的管理方式──與商場上的比拚廝殺不同,「管人」其實相當細膩複雜的功夫;用數字看績效好像很公平合理,但卻可能出現考核數字看起來沒問題但真正效應不對勁的狀況,但除了數字之外,還有什麼方式適合在企業裡使用?「讓所有員工都了解公司願景」這種聽起來像日本熱血漫畫情節的做法是可行的嗎? 完整文章
文/喬治.安德斯;譯/李宛蓉 貝絲.庸妲(Bess Yount)正要講她頂喜歡的一個故事。[1]場景:麻薩諸塞州西部柏克夏山脈(Berkshire Mountains)一個嚴寒的週日早晨。連夜冰風暴帶來了災情,人們開始一天的活動時,注意到明顯不對勁的事:淋浴設施故障,馬桶沖水之後水箱沒有再注水,水管和廚房水槽都結凍了。打開水龍頭,除了發出可憐的嘶嘶聲,一滴水也流不出來。 完整文章
文/電腦玩物站長(esor huang) 不要花很多時間整理信箱 整理是不想工作時最好藉口,耽誤處理重要任務時間 每天打開信箱都要被次要郵件干擾速度且浪費時間。 用Gmail自動整理功能過濾出今天真正重要郵件。 原本60分鐘才能整理完的信箱,現在30分鐘搞定重要郵件。 完整文章
文/柯爾.諾瑟鮑姆.娜菲克;譯/徐昊 到目前為止,我們討論了我在商業溝通時最常使用的視覺元素。此外,有幾種特定圖表最好避免使用:圓餅圖、環圈圖、3D立體圖與雙(垂直)Y座標軸,接下來將一一討論。 ● 萬惡的圓餅圖 從我寫過的文字裡頭,便可輕易看出我有多不喜歡圓餅圖。簡而言之,圓餅圖是萬惡淵藪。要了解我為何會下此結論,就先來看個例子吧。 圖 2.21 的圓餅圖(依實例改編)呈現了 完整文章
文/柯爾.諾瑟鮑姆.娜菲克;譯/徐昊 若要分享的數據只有少數一兩個,純文字可能是最適合的溝通方式。盡可能讓數字越顯眼越好,並考慮只用數字和幾個字來簡潔扼要地傳達你的訊息。將一個或少數幾個數據做成表格或圖表,除了可能會誤導聽眾,氣勢也少了好幾分。若要交流的數據只有一兩個,那麼考慮就以數字本身為重點吧。 為了闡明此概念,來用以下的實例說明吧。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2016年林貓王製作的歌單「金曲獎作詞人獎精選:詩的字眼」創造了另一個平行時空,在那裏的林貓王不是DJ,而是金曲獎評審,挑選出他認為的最佳作詞。林貓王發現,許多自己喜歡的歌,詞都有詩的感覺,但如果因此稱他為「文藝青年」,林貓王會斬釘截鐵地回你:這樣有點太假掰。 完整文章
你可能已經在blog上寫過一大堆很多人按讚的文章,你可能己經用word寫了一大堆故事;你喜歡和讀者分享看法,你知道讀者喜歡你的作品。但你覺得要把這些累積成文字的心血改成電子書格式好像很困難,或覺得要想辦法去這個那個平台上架很麻煩。 其實不會的。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自從AlphaGo打敗韓國棋手李世石,AI取代人類成為世界統治者的論點就喧囂塵上。AI到底會帶來怎樣的未來,會不會取代人類,而我們又應該如何因應,成為國內外民眾的新話題。這次邀請麻省理工學院(MIT)的布林優夫森教授來台,請天下文化創辦人高希均教授開場,創新工場創辦人李開復、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科技學院院長李友專與他對談,以「聚焦AI 完整文章
文/尼克‧洛普   1. 問題所在   我知道負面的問題出在哪裡,特別是從經濟的角度來看的話。通膨調整後的實質薪資已經三十年沒有增加,但是我們最大筆的預算支出,像是住房、交通、教育的花費已經增加了30%至150%,而工作保障聽起來就像是個互相矛盾的名詞。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電子書不但沒什麼創意,而且還是個笨產品,未來可能也不會有大成長。」2018年2月中旬,一篇「電子書很笨」的外電標題,讓我點了連結。 原來是身為全球五大出版集團之一、法國最大出版集團的阿歇特(Hachette Livre)董事長暨執行長阿諾紐瑞(Arnaud Nourry)說的。不過,他也說,「出版業在數百次的失敗嘗試後,總還是做對了一兩件成功的事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