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陶德.羅斯、奧吉.歐格斯;譯/林力敏 英文的「黑馬」(dark horse)這個詞,源自一八三一年的小說《年輕的公爵》(The Young Duke)。在這本英國小說中,主角在賽馬比賽下了注,沒想到賽事由一匹乏人問津的黑馬奪冠,害他輸掉一大筆錢。「黑馬」這用詞旋即風行起來,意指事前不被看好卻意外獲勝的人。 完整文章
側記/羅翊禎;攝影/謝定宇 你能想像嗎?一個穿著高中制服的學生,利用每天去補習班前的晚餐、下課後的空閒,甚至是眾人皆睡的深夜裡,悄悄地走到客廳,打開電視,轉至72、73台的音樂頻道,就像啟動與世界連結的開關,在閃爍的聲光、迷人的旋律、躁動的音符催化下,成為今日的樂評人,以音樂創作為主題的作家,他是陳德政,在出版《我們告別的時刻》一書後,策劃了五場重返九零年代的音樂講座。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不敢看恐怖片。」笭菁講得很直接。 當然,寫恐怖小說的作家不一定要熱愛恐怖片,不過完全不敢看未免有點誇張;笭菁解釋,「恐怖片不是都會用聲音故意嚇你嗎,我最怕那個了。」 音效的確是許多恐怖片的重點之一,擺置得宜,效果會好得令人意外。 話說回來,笭菁會成為暢銷小說家,也是意外。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2018年美國Tokyopop漫畫出版社選了Sophie Chan為當年的國際傑出女漫畫家。當然,在這之前,我完全不認識她。看名字,以為有華人血統,搜尋她的成名作,Draw My Life,才知Sophie出生在伊拉克,之後到中東、非洲,最後移民至加拿大,真的很國際化(international)。 完整文章
文/凌淑芬、張容兒 您暌違三年的新作《遺落之子》突破浪漫愛情小說的主題,融合了奇幻、冒險、懸疑等多重元素,讀者們都相當期待。請問您是從何時開始構思這部作品的?是什麼樣的契機推動您嘗試這次的跨界創作? 我從小就是一個很喜歡幻想的小孩,走在路上腦子裡總是有故事在發生,而我看到的任何景象都有可能成為故事的一部份。只是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當我們正擔心Facebook、Youtube等網路媒體會排擠人們閱讀的意願時,推特也正試圖將自身的社群平台特性與文學結合。但除了改變文字的長度之外,還有沒有別的敘事方式呢? 美國一位攝影師瑞秋.胡林(Rachel Hulin)就在1月17號推出了全世界第一本Instagram小說《嗨,哈利;嗨,瑪蒂達》(Hey Harry, Hey 完整文章
採訪/戴季全 戴季全(以下簡稱戴):我接觸音樂的方式並不是像你這麼專心的,主要場域在宿舍,用高速的內網,宿舍內網用大的分享資料匣,那時候已經有大量MP3,但最適規格也還沒底定,有時壓縮地太粗,有時比較細但檔案太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