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書很爽、讀書很爽,藏書很多看起來超有氣勢也很爽──問題是藏書空間很難足夠,加上很少有人家大業大可以把藏書像圖書館那樣用大書櫃漂漂亮亮地展示出來,大多是把自己拚死拚活工作繳房租付房貸換來的生活空間當成倉庫,書本堆來疊去,哪天想找一本什麼都找不出來,這,很不爽。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如果說紙本書的寶貴之處在於紙的觸感、書的氣味、收藏價值或幫助記憶的實體感,電子閱讀則為讀者與出版業者帶來其他禮物:近乎無限的收納空間、攜帶便利性、搜尋功能以及最重要的——統計數據。當全世界都試著用數字來獲取資訊,電子化的書本除了服務讀者、為讀者提供內容,同時也替作者與出版業者提供了了解讀者的新管道。「霍金指數」(Hawking Index)便是其中一個有趣的例子。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年做的那本電子書根本不會賣啦,哈哈哈;」張惠菁笑著說。 2001年,亞馬遜的Kindle還沒問世、網路書店還沒被連鎖書店的老闆們放在眼裡,但國外許多創作者已經透過不同合作測試新形態的閱讀可能,當時已經出版過短篇小說集和散文集的張惠菁,也與藝術家紅膠囊及歌手楊乃文,合作了一本Flash格式、結合文字、圖像與音樂的電子書《惡魔的夏天》。 完整文章
每個世界在面臨選擇時,都會分裂成許多個平行的世界,有的世界變得更美好,有的世界則向下沉淪。雖然妳觀察不到平行的世界,但是妳可以推知它的存在。──《魔鬼的十億個名字》 自由靠人賞賜,這樣的自由不要也罷。──《魔鬼的十億個名字》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2018年底時,Readmoo讀墨在國家圖書館舉辦了年度閱讀報告,總結有三大重點: 一,不論電子書數量、銷售量,還是電子書閱讀時間,都翻倍成長。 二,愛智求真的Readmoo讀者天天都閱讀,週末和深夜尤甚。 三,讀者使用mooInk電子書閱讀器比例高達42%。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72年,一個住在美國、懷抱著寫作夢想、但是覺得自己寫得很爛的年輕英文老師,氣沖沖地把自己還沒寫完的手稿扔進垃圾桶。畢竟他已經結婚當爸爸了,但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大行,光有作夢的勇氣是沒法子生出奶粉來的,把時間花在寫作上不如去多找一份兼差。 隔天,那份手稿又出現在他桌上。 完整文章
文/海特.麥當納 每個人在傳遞跟自己有關的資訊時,自然都會採取「省略」(omission)戰術。我們從不在Facebook 上張貼自貶身價的照片,就像第一次約會絕不會告訴對方自己睡覺會打鼾,或有個老是添麻煩的親戚。面對越複雜的話題,我們就越有可能省略那些不會為自己帶來好處的真相── 明明還有那麼多值得談論的事情,不是嗎?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在阿歇特出版集團董事長說,電子書很笨又沒有創意後,英國作家愛琳凱利(Erin Kelly)不久就撰文申論,反對其意見。(咦,我在寫連續劇嗎?) 她說自己並非第一時間就愛上電子書。五年前因為餵母乳不便,又想看一本厚達600頁的小說,愛琳凱利開始用Kindle閱讀電子書。但在幾個月僅以電子書為主的閱讀時光後,她還是回到紙本閱讀,原因是: 螢幕倦怠症; 喜歡在紙書上劃重點、寫註記;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