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Thank you 竜生、春日太一;譯/邱香凝 竜:有趣的是,正因 BL 裡存在那份纖細,所以才受到這麼多女性支持。不過 BL 作品的創作者原本就多為女性,會有這種結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作品中的男人在直率中仍保有纖細,即使是「上床」「追求」等直截了當的舉止,還是表現出女性特質中的猶豫不決和纖細敏感。 春:除了視為創作之外,我總認為也可將 BL 完整文章
有些書因為經典,可以反覆讀、可以挑想複習的章節讀、可能為了找資料做研究讀,甚至可能為了註釋或翻譯的版本比較而讀(利用可以試讀的電子書做這事實在太方便了啊)──所以這類書會進入閱讀榜。 有些書因為精采,所以雖然字數常常很多,但一開始讀就常常停不下來,尤其是不分冊的電子書連換書的功夫都省了,真是完全邪惡的追進度工具──所以這類書會進入閱讀榜。 完整文章
上次介紹了古典時期第一個專業辭賦家宋玉,還有他的那篇看似搞笑惡戲,實則諄諄諷諫的〈登徒子好色賦〉,到底宋玉和登徒子誰比較好色,這可能得去問八卦版,然較之此篇,宋玉另外兩篇連作〈高唐賦〉與〈神女賦〉,才真正為其代表作,我們爾後的許多成語,包括言小最喜歡講的「巫山雲雨」典故,即是由這兩篇賦申衍而出。 完整文章
文/鳳梨 一般來說,男生看到BL情節,心情總是很複雜,或許是很難用第一人稱去想像?不過看到百合,剛剛遇到BL的彆扭馬上拋棄,大呼夢啊! 說百合是一種夢,來自於男生普遍不了解女同志日常生活,往往誤以為女同志就是兩個美女互相擁抱接吻。曾經在千禧年相當紅的女團:『T.A.T.u.』就是製作人兼經理伊萬-沙普華洛夫(俄文:Ива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