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KURUMA 兩人坐在老人床邊,一時沉默了下來,林邑帆邊喝著奶茶邊觀察著急診室裡的人們,雨禾則握著鐵罐看著床上的爺爺。這一連串折騰下來,時間已經是深夜將近兩點,早前哄鬧的急診也安靜了下來,門外的雨聲原本稍停後,又變大了起來。 林邑帆想叫雨禾睡一下,又明白第一次經歷這些的少年必定睡不著,想了想,還是開口問,「你爸爸……常那樣?」 完整文章
「你覺得我今天哪裡不一樣?」 看向身穿圓領薄針織,搭配深色翻領外套和淺灰牛仔褲,腳踩一雙麂皮牛津鞋的方昱征,林明翰臉上掛著明顯的焦躁與緊繃,語氣生硬地回答道:「不知道……我緊張到快把早餐和午餐一起吐出來了,現在連要看你的穿搭都有點視線模糊。」 「把這襯衫穿上,這件上衣不是拿來單穿的,等等會議時間頗長,記得多看多學,如果累了就看編劇的表情提神。」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2020年第八屆版權營,更名為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雖逢疫情無法邀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齊聚一堂,改採錄影形式,橫跨各大洲的版權代理、編輯、書探等出版人,仍能「從文字出發,朝世界邁進」,彼此交流。除了作為打造出版業「台流」的參考,也分享彼此在疫情之下觀察到的書市轉變。 泰國書市觀察:疫情影響書市低迷、銷售減少逾50%,KPOP偶像書單不容小覷 完整文章
文/Thank you 竜生、春日太一;譯/邱香凝 竜:有趣的是,正因 BL 裡存在那份纖細,所以才受到這麼多女性支持。不過 BL 作品的創作者原本就多為女性,會有這種結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作品中的男人在直率中仍保有纖細,即使是「上床」「追求」等直截了當的舉止,還是表現出女性特質中的猶豫不決和纖細敏感。 春:除了視為創作之外,我總認為也可將 BL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台灣政府這些年一直推動新南向政策,經歷兩次政黨輪替,不改南向決心。然而怎麼進行、如何引進,在許多層面仍尚未定案。與政府相比,民間自己也發展出了自身的南向政策,而且持之有年。光磊國際版權公司主辦多年的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交流營,今年再度邀請來自越南的Phan Thanh Lan、印尼的Fidyastria Saspida、泰國的Jureeporn 完整文章
文/古屋兔丸;譯/黃鴻硯 我在一九八五年十二月觀賞了〈荔枝˙光俱樂部〉,那是我高二的冬天。 劇團「東京大木偶」(Tokyo Grand Guignol)由主理人飴屋法水於一九八四年創立,以暴力、血腥為題的耽美作風為人所知。成立後三年總共只發表四部劇,卻擁有絕大的影響力。就算把「當年觀劇時正值多愁善感時期」這個因素抽掉,我至今還是認為沒有其他戲比「東京大木偶」還來的衝擊。 完整文章
有些書因為經典,可以反覆讀、可以挑想複習的章節讀、可能為了找資料做研究讀,甚至可能為了註釋或翻譯的版本比較而讀(利用可以試讀的電子書做這事實在太方便了啊)──所以這類書會進入閱讀榜。 有些書因為精采,所以雖然字數常常很多,但一開始讀就常常停不下來,尤其是不分冊的電子書連換書的功夫都省了,真是完全邪惡的追進度工具──所以這類書會進入閱讀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