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幾個月內,沒落的英國工業大城諾丁罕,有兩個小女孩在公園和住家院子相繼失蹤了。 調查小組陷入死胡同,小女孩生死未明,負責的警探芮尼克和眾夥伴肩上的壓力越來越沉重,然而沒有任何能看到一線曙光的線索出現。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琳森說若他一生中只能推薦一本詩集,那就是《瘂弦詩集》。 他喜歡並受惠的詩人不少,但為什麼是瘂弦?他談起那個令人嚮往的時代,一群愛詩的人徹夜清談、辯論詩的理論、概念、主張,熱血激情,一股腦地寫詩、讀詩、吟誦詩,為詩與生命內涵奮進。而其中的靈魂人物是瘂弦。 (這樣的時代不復存在,只能憧憬)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1990年5月12日,日本栃木縣足利市一個父親帶著女兒到一家柏青哥店打柏青哥,打到一半,發現女兒不見了;父親尋找之後報警,根據目擊者的證詞,穿著白衣紅裙的女童,可能在店外的停車場被一名男子帶走。隔天,女童的遺體在柏青哥店附近河濱被人發現,全身赤裸,衣物被扔在一旁,上頭沾有精液。經過鑑定,凶手的精液是B型。 完整文章
文 / 趙恬儀(國立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教授及外語教學暨資源中心主任) 炎夏時節,酷暑燠熱,加上內憂外患的新聞令人心慌(特別是京都動漫的祝融之災,舉世宅宅震驚哀悼),只能遠離網路人群,遁入奇科幻大師娥蘇拉.勒瑰恩構築的多重平行宇宙療癒身心。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一個文學人若想跳脫原有偏重感性層面閱讀的漩渦(!),需要接受理性思維的啟迪與激盪,我的選擇是歷史與自然科普。 選擇歷史是至少有大量的故事,在因果關係的吸收上會稍省力些,所以廣場總編輯沈昭明先生提出布勞岱爾的書單時,我望著三大巨冊(而且是精裝),完全不介意手扭到,欣然接受。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些日子訪問作家張亦絢時,聊到類型小說文學獎難評之處,可能包括類型小說大多具備某種樣版,不大容易看出創意。 不是參賽者寫出來的東西一定沒創意,是不大容易出現令人眼睛一亮的做法;類型小說的歷史發展得越久,要做到這點可能就越不容易。 這對有志於創作類型小說的寫作者而言,自然也是個麻煩。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長崎尚志的推理小說《闇之伴走者》(闇の伴走者)挺有意思。 倘若是日本漫畫迷,那麼極有可能已經看過長崎尚志編劇的作品;除了是小說作家之外,長崎尚志當過漫畫雜誌的編輯,也是幾部重量級漫畫作品的編劇,包括浦澤直樹(浦沢直樹)的《怪物》、《20世紀少年/21世紀少年》、《Billy Bat》,以及由浦澤作畫、改編自手塚治虫原著漫畫的《PLUTO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幾年來很少有一本書讓我如此感到錐心刺骨的疼痛,也很少有一個說書人的話語和眼眶裡忍住不落下的淚,讓我動容。 《背離親緣》的作者安德魯.所羅門以自身的生命經歷,以及十年間訪問三百多個家庭,去追索個體「差異」及其父母家人在公眾社會所面對的存在意義與價值問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