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油桐花咖啡杯〉。大意是:某縣的縣長因為強制徵收民地,再與建商勾結,牟取暴利,中飽私囊,以致地主憂憤自殺。 被徵收的民地後來開了家咖啡店,而那位地主的外孫女雅婷在那裡打工。為了替外公討回一口氣,當縣長來光顧時,她「用雙倍的咖啡粉泡濃縮咖啡,用高濃度的咖啡因誘發縣長心律不整」,最後喪命。 完整文章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理髮手推剪〉。大意是:玉蘭與阿娥在一家理髮廳當學徒。玉蘭資質平庸,個性老實,阿娥則聰明伶俐,八面玲瓏。阿娥長期偷竊櫃台抽屜的銅板,但因為她善於逢迎拍馬屁,使得老闆娘不疑是她,而懷疑是玉蘭。有回老闆娘在她們的通鋪上撿到六個十元銅板,那些銅板正落在玉蘭左腰邊,從此玉蘭更沒有好日子可過,一再被老闆娘與阿娥奚落。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米奇大學畢業16年後,偶然從電視節目中看到以前的老師墨瑞罹患重病,不久於人世。 米奇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桀驁不馴、滿懷理想抱負的年輕人了,他放棄夢想,追逐世俗名利,甚至不再覺察內在稍縱即逝的迷茫。 但他終究動念,並付諸行動去見了墨瑞,在墨瑞清澄目光的凝視下,展開了心與心的對話。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週六因故到台中顧攤,台中在地獨立書店「新手書店」老闆來串門子,問俺工作結束後做啥,俺說回家,他笑說怎麼不去新八?俺「啊」了一聲才想到他講的是「辛巴」不是「新八」──這名字應該是從動畫電影《獅子王》主角身上借來的,和漫畫《銀魂》沒有關係,但用這名字的地方毋關動漫畫,那是一家Pub。 完整文章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檜木櫻花扇〉,大意是:鈴木五郎原是鄒族人,因為父母在他十二歲時相繼過世,他被木材行日本經理鈴木先生收為義子。當鈴木先生發生意外過世後,義母帶著四個親生兒子回日本,留他一人在阿里山。 完整文章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兩顆子彈〉,大意是:念高一的慶記其名與「子彈」的台語同音,而被同學取笑,他氣不過,便與同學扭打起來。雖然導師網開一面,沒有依校規記過,但慶記憤恨不平,去士林夜市買了一條子彈造型的銀飾項鍊,想藉此宣告對別人的訕笑他是「不在乎」的。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一群小知識份子,在台灣經濟起飛的七〇年代,因為在職場上施展不開來,有的茫然、有的憤慨、有的想盡辦法鑽門路,有的回頭讀史把頭埋進書堆裡。 在一切向錢看的拜金社會裡,原本抱負濟世的年輕人,陷在前途黯淡的低谷。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同意後轉載 有回做了個介紹美國漫畫一些超級英雄的講座,講到一半時,俺忽然發現聽眾們的表情有點微妙。 難道俺講了什麼不該講的東西?──現場聽眾當中有一位未成年的小男生,但俺已經注意不講限制級內容了呀(其實本來就沒什麼限制級的內容啊⋯⋯)──帶著疑惑整場講完,與負責活動的聯絡人聊了一下,無意間明白了原因。 完整文章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金麥擀麵棍〉,大意是:胡春保與劉品逸一先一後,來金麥麵包店向阿塗師學藝。他們兩人的個性截然不同:胡春保只想認份工作,將來有天能開家麵包店,他就滿足;劉品逸則滿腦子新點子,他總是研發各種口味的麵包,即使失敗了,也樂此不疲。雖然兩人個性不同,卻是能相互欣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