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厭世國文老師 按照教育部線上國語辭典對「厭世」一詞的解釋,現在我們常提到的意義,偏向指稱為「厭惡俗世,脫離塵囂」,若根據此定義看待屈原、陶淵明、蘇軾、李白,以及杜甫,以上五位高中國文課本裡常出現的作家,那麼誰最想逃離這個庸俗的世界?他們的「厭世」又有何不同? 一、屈原:厭世能量MAX–邊緣人的自言自語 完整文章
文/陳豐偉 在文學圈成名多年的女作家成英姝,前些日子在《鏡週刊》的專訪裡說她有「亞斯伯格症」。專訪裡提到的「不善融入群體、不太跟同學往來、一般婚喪喜慶一概不參加」、「對家人感情淡漠,但頗有責任感」,很有亞斯特質的既視感。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葛雷易克(James Gleick)的《我們都是時間旅人》(Time Travel : A History)書中,提及「創作」與「閱聽」之間的「時光旅行」──創作者的思索,「現在」創作之後就會成為「過去」,而閱聽者在「未來」閱讀的時候,又會回到創作者創作的「現在」,或者依著字句當中的指引身處「過去」。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陣子司馬遼太郎的《燃燒吧!劍》(燃えよ剣)讀到一半,接到替一本新書稿寫解說的邀約,於是暫停原來的閱讀進度,先讀新書稿;沒想到新書稿讀到中段,突然看見《燃燒吧!劍》裡某角色的名字──這兩個故事的時代背景有點距離,而且雖然讀得出新書稿當中會出現某個設計,但沒想到這個設計會牽連到那個角色,總之讀到時覺得相當驚喜。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年前,俺坐在編輯的辦公室裡,等著聽總編輯的意見,那時她已經讀了《舌行家族》開頭大約一萬字左右的稿子及整本大綱,正要決定這故事是照俺原先計劃的繼續往下寫,還是要怎麼修改。 總編輯覺得稿子和大綱都沒啥問題,俺心下竊喜,然後總編輯說:不過你這故事好黑暗,裡頭一點希望也沒有,要不要加點什麼啊? 完整文章
文/路那 被稱為「電腦叛客聖經」的《神經喚術士》,多年來一直在我的心中有著高不可攀的形象。它的原文滿是吉布森自創的單字(比如Cyberspace,多年來一直有著「賽博」、「塞爆」、「符控流域」、「網路空間」等等譯名各據山頭),敘述手法滿是蒙太奇的跳躍,加上厚厚一本,直是令人望之卻步。 完整文章
文/elish ※本文涉及《狂暴年代》部分情節 有時會發生這種事:頗受好評的小說一出就入手,想著馬上要看結果當然沒做到;還是掛在心上,但總是發生拿起來讀兩頁又因為其他突發因素放下、好一陣子沒再拿起來、下次只好再重看結果又來突發因素,也不是不好看但閱讀過程莫名的一波三折。 例如《狂暴年代》(The Violent Century)。 完整文章
文/戲雪 一、多事之年,不如多讀 對臺灣人來說,2020絕對是歷史上值得記錄的一年,網友們甚至笑稱以後學生若遇到填年份的考題,一律先猜2020就對了。對愛讀書的我們而言,有件一般人或許不會注意的大事:每年2月初的國際書展,因應防疫,有史以來第一次延期,最後甚至取消。 雖然如此,書還是要讀的,減少出門的書蟲如你我,想必讀得還比往年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