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寓言家 我明白這是種成人式的提醒:從名片認識我的人,不會是我的朋友。 你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自己成為大人的呢?是從穿著襯衫正裝開始投遞履歷、被頻頻回絕的那個時候?還是開始自己打電話給房東,正式離家準備獨自一人生活?還是被心愛的人狠狠傷心過一回,發現自己在哭泣跌撞中,擁有了更強壯的心? 原來,我們是先成為大人,然後才開始長大的。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大正浪漫」、「大正摩登」這兩個詞,是日本近代極力實踐脫亞入歐、崇尚西化行動巔峰時期的最佳詮釋。然而這個時候,卻是有「大谷崎」之稱的唯美主義文豪谷崎潤一郎,以早期代表作《痴人之愛》宣告回歸日本傳統美學的起點。 這部讀日本文學的人無法忽略,探討男女之愛的劃時代作品,邀請到新生代備受矚目的散文作者蔣亞妮領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標題仿自泡坂妻夫《亞愛一郎的狼狽》) 被譽為「北歐現代警察辦案小說先驅者」的馬丁貝克刑事檔案系列,兩位情侶檔作者從一開始就設定只寫十本。這十本中最受推崇、喜愛,改拍過多次影劇作品的《大笑的警察》,究竟有什麼魅力讓人迫不及待翻頁,讀完且覺餘味無窮呢? 領讀人家任的分享摘要如下: 一、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是一本神秘難解的失魂之書、夢迴之書。始於一個女人的失戀,這場凝結時空的巨大陷落,使遭遺棄的勞兒獨留在真空中。陷落的不只她的心、她的身體,而是她的全部,她失去了「我」這個存在的個體。 莒哈絲自己也說,這是一本她最想寫,卻也最難懂的一本書。那麼,亞妮將如何帶我們進入莒哈絲迷離的小說世界呢?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以《活了一百萬次的貓》享譽國際的繪本名家佐野洋子,與同樣詩名卓著,在日本有「國民詩人」之稱的谷川俊太郎,有過一次短暫的婚姻,維持了六年。《兩個夏天》於1995年出版後,即因隔年兩人仳離而斷版,是讀者一書難求的夢幻逸品,這本書終於在2018年由小學館重新企劃出版,造成了轟動。 本書由木馬文化首度引進台灣,副總編輯偉傑的領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商周出版第四編輯室總編輯 劉憶韶 一年半前,當我重新回到編輯工作崗位時,打開法國亞馬遜一眼就注意到這本書名叫《Les oubliés du dimanche》的書。Les oubliés 指的是被遺忘的人、事、物,dimanche 是星期天,有什麼人事物在星期天裡遭到遺忘嗎?這書名究竟是想記起,還是想遺忘?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在節目開始之前的閒聊時,馬欣和我不約而同地提起《活著》書中的主角福貴,和他的老牛,也叫福貴。 我們都明白,「老牛福貴」的一生命運,象徵著敗家後境遇悲慘的「農民福貴」,也象徵著眾多平凡渺小的老百姓。 馬欣對這本書有深刻的感情,談起來卻冷靜自制,一如余華淡淡的敘述,卻沁入人心,揪痛了良久。 精彩的領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做為一個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成長並活躍在英國知識份子及文壇圈中的女性而言,吳爾芙天生敏感的個性、父母婚姻的暗影、接二連三的親人亡故、精神狀態的不穩定,以及在寫作事業上追求突破的重大壓力,都使得她活得太過辛苦。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看電影《神鬼網戰》(Silk Road)時,一直想到幾年前讀過的《黑暗網路》(The Dark Net)。 《神鬼網戰》這片名聽起來似乎會聯想到頂尖駭客的數據攻防大對決,實際上完全沒有這類情節──如其原文片名《Silk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