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孫德齡(左岸文化編輯) 《失控的正向思考》書中有個頗有意思的橋段。原本支持、甚至推廣正向思考的美國脫口秀主持人賴瑞金,有次也被「正向思考導師」惹毛了,因為他竟然被「吸引」到別人的生活中,卻沒有經過他本人同意?!賴瑞金強調自己不是別人夢想板上的照片,他可是有個人意志的獨立生命體呢!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提到艾勒里.昆恩這對雙人組合的推理小說作者,可說主宰了從1930年到到70年代的美國推理文壇,既是成功的暢銷作家,同時也創辦雜誌、進出影劇界,扮演了傳教士和大使的推動要角。 而《恐懼的研究》這本較為晚期的作品,為電影小說,以驚人的多重設定眩惑了讀者的眼球,將閱讀推理小說的樂趣推展到極致。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八大奇案》在喜愛「羅蘋探案」的女性讀者心目中總是名列第一,首先當然是因為這本書中以偽名雷納利公爵出現的羅蘋是個「舉止優雅的年輕人,臉龐瘦削,有些蒼白,眼神忽而凌厲,忽而溫柔,忽而輕切,忽而又滿是諷刺。」 這是一種感覺很難捉摸,足以令人產生遐想的形象。 完整文章
文/朱宥勳 ※經作者及出版社同意轉載 我通常會在以下場合提到《桑青與桃紅》:當有人問我,台灣最好的長篇小說是哪一本的時候。當有人想要了解現代主義小說,卻又不想看一些裝神弄鬼的作品的時候。有人想讀深刻談論性別議題的小說的時候。有人想要了解外省族群的流離命運,並且不想同時攝入迂腐的黨國氣息的時候。以及,有人要我推薦荒島書單的時候。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有時會被問到寫小說取材的問題,不過這其實是個怪問題。 倘若有個人很想寫小說但不知要寫啥,那大約表示這人還沒準備好要寫小說,或者這人根本沒搞懂寫小說是怎麼回事,否則的話,他/她應該會發現生活裡到處是題材。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馬丁貝克探案」創下的成績與紀錄傲人。 一、作者為默契極佳的情侶檔麥伊.荷瓦兒與培爾.法勒,他們以每書30章,一人一章的方式接力書寫,且只寫十本為目標,而每一本書的脈絡完整、情節扣人心弦,毫無違和感。 二、本探案系列在瑞典開啟犯罪寫實小說的先河,對古典推理讀者而言簡直是丟下一顆震撼彈,驚呆到紛紛要求退書。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生長在海嘯地震寒害等多災多難的日本東北岩手縣,身後才家喻戶曉的詩人、童話作家宮澤賢治,儘管家中經營當舖還算優裕,但是在精神上和實質生活上也受到無可言喻的衝擊和影響。 然而,對一顆敏感的心靈而言,大自然的力量帶來的不僅只有破壞的瘡痍,也有因敬畏而產生的神祕牽引,以及四季生物生生不息循環的觸發與感動。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秋刀魚之味》全片沒有出現秋刀魚,是我對小津安二郎最深刻的記憶。 一如當年做向田邦子《父親的道歉信》,同事Y說邦子的文章像深夜遠處賣麵茶的吆喝,只聽到小販敲的卡卡響聲,即聞到了麵茶香。 對我來說,小津和較晚出生的邦子共同生活的日本昭和時代氛圍,即使經歷戰火,就是秋刀魚、茶泡飯、南瓜,還有小津自稱的做「豆腐」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