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一切始於第一個質疑:「平面國國民可以看見一條線嗎,或說,平面國存在第三維度,即高度嗎?」 若能看見一條線,表示它不僅有長、寬,還有高度,可是平面國的國民真的能感知到它有厚度,儘管非常地薄? 問題是這裡是平面國,是二維的,沒有任何東西能證實(測量)這個甚至絕大部分的國民連意識都沒意識到的第三維。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詩人李進文從「日本跨越世代傳奇性人物」及廣受台日年輕人喜愛的漫畫《文豪野犬》談起,將三十歲(1937)即因結核性腦膜炎去世,留下350多篇作品,無論二戰期間、戰後家國重建、經濟泡沫時期,即至二十一世紀的科技今日,依然是年輕世代心目中的偶像、精神依歸:中原中也的一生做了精彩生動的介紹。 完整文章
文/f.c. 許多研究者都認為張愛玲的散文比她的小說寫得好,而且寫得精彩,寫到了人的骨子裡。同樣的道理用在宋尚緯身上,這次他放下詩集,首次出版個人散文集《孤島通信》,居然寫得精彩又不失詩意,書寫人性、人生的細碎低落處,直直切開人性軟爛處。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獻給世界失落一角的安魂曲) 成熟,風格與形式求新求變的詩人李進文自承,他的創作深受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西班牙作家希美內思代表作《小毛驢與我》的影響。 最主要是「散文詩」的特殊形式、在精神與意境上的自由不拘泥,以及希梅內思著力於追求「詩」做為一門藝術,於思想與心靈高度如何企及美善。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878年,患有脊椎等各種宿疾的博兒,再度接受友人的建議離鄉散心養病,她最終選擇了遠東日本。 這不是她第一次長途旅行,但所謂的散心養病,遠非我們想像的找一處湖光山色景致優美的溫泉地靜養,畢竟當她踏上日本這塊土地之前的二十年間,已去過美國、加拿大、紐澳、夏威夷群島和洛磯山脈地區,也寫過兩本書,包括著名的《山旅書札:一位女士在洛磯山脈的生涯》。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在節目正式開錄前的溝通時,習於文字且是太史公迷的我,詢問是否開場要先介紹《刺客列傳》中收錄了哪五篇(哪五個刺客),以及大致的故事梗概,然而逸華直接告訴我,他想談的集中在鄭問的畫技及展現的效果。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有人是昆蟲迷,但絕大多數人類對那些身形怪異的節肢動物既鄙視又嫌惡,欲去之而後快。 不管對牠們的惡感有多深,不能否認的是,我們對牠們的理解太少,少到增長人類沙文主義的氣燄高張。 作者修.萊佛士是耶魯大學森林與環境研究博士,從森林系跨越到人類學系,致力於探索人、動物與無生物之間的關係。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949年,身在紐約,在寫作事業上不怎麼得志、生活過得有點苦哈哈的 海蓮.漢芙,因為在當地買不到想讀的絕版書,寫信給了遠在英國倫敦的馬克斯與柯恩書店。 完整文章
文/elish 第一眼看到書名馬上猜得到是關於復仇的故事,腦中瞬間浮現死了妻子的男人拿著散彈槍在路上徘徊的畫面,好像很恐怖,但旁邊在牽一隻狗突然就溫馨起來⋯⋯咳,好啦,有點錯棚,而且這個想像在開讀之後立刻煙消雲散。 因為開場是1930年代的英國鄉間,空氣整個就不一樣,更別提作者尼可拉斯.布雷克(Nicholas Blake)這名字,還是英國桂冠詩人塞西爾.戴—路易斯(Cecil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