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鼠疫》是卡繆文學創作第二階段系列主題「反抗」的首部作品,在二戰後,婚姻家庭責任重壓與創作自由空間深受束縛的情況下終於寫就的這部代表作,深具意義。 卡繆完成書稿後曾一度考慮,書名要叫做「鼠疫」、「恐懼」,還是「集權主義」,由此可知,「鼠疫」所指不是特定、單一的傳染病,而是涵蓋一切的「惡」。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本文標題出自《枕草子》。 猶記1973年第一次踏上日本首都東京,扛回的都是隨處可見的小巧紀念品。袖珍型徽章、文具、二手飾品盒、各種御守護身符之類的小東西,在名勝景點一面聽著擠在旁邊一群又一群日本女孩驚呼著:「KAWAII、KAWAII!」一面沒什麼抵抗力地對那些精緻的雜貨小物愛不釋手。(後來成為文庫本控) 完整文章
文/奶媽 伴隨社會日益進步,現代人特別喜歡將「性」視為一種哲學話題,開始懂得用一種行為心理學的角度,探索一個人裹藏在「性愛」裡令人難以捉摸的幽微心理。 根據研究顯示,熱衷「女上位」的女人,她們下意識都會渴望伴侶臣服自己、關係中往往握有掌控權;至於喜歡「背後式」的女人,則代表她不太喜歡說出自己的意見。 完整文章
文/黃夢君 自從讀了《天外來客》(The Man Who Fell to Earth)這部小說,我就一直想讀沃爾特.特維斯(Walter Tevis)的其他作品,而當我聽說前陣子風靡全球的Netflix迷你影集《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改編的原著小說正是出自特維斯之手,我便驚覺非讀此書不可。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綠猴劫》於1987年首次以《海天龍戰》為書名出版,到今年第三次出版已歷經32年,期間始終受到各種好評、研究、分享,但在新冠疫情爆發後,更凸顯其令人驚異的預言性,並引發另一波閱讀及探討熱潮。 領讀人朱宥勳有獨到而深刻的解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久仰海萊因大名的我,多虧了吾友臥斧推了一把,受邀來上節目特別開了這本書單,讓我終於讀到《夏之門》。我必須說,以往讀科幻小說多少感到辛苦(例如拯救地球到外星出征的星際戰爭、被一堆理論震懾的磚頭書、有著嚴肅主題的反烏托邦政治寓言、或跳接得暈頭轉向的電腦叛客作品)的我,這次意外地讀得非常享受! 完整文章
文/料歐吉 在貓的表演呈現,我是以偏類寫實的做法,太過於寫實的畫法會讓畫面生硬,角色們呆若木雞,這是一種感覺,就像我們可能會喜歡一本筆記本的外觀,但要真的產生情感是在寫進字句之後。⋯⋯我主要還是要呈現貓與人之間的互動溫度,因此適時的加了些較像人的表情但也不能過於太卡通般的活潑。 ──阮光民,《獵人們:貓爸爸、李家寶》後記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