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多虧了輝龍,我才能知道原來台灣引進過這本書,而且是2010在木馬文化出版的。 渡邊力是神級人物,他對推動日本現代設計功不可沒,被視為人間國寶,而其中最顯著的證明之一是,他於1976年自薦在當時最重要的《室內》雜誌開專欄,撰寫介紹Herman Miller的故事,被譽為「夢幻的連載」,啓發也影響了無數設計相關工作者。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世界上並不「真的」所有的孩子都可愛,也不「真的」你再有修養都能忍受那些處處想要惹毛你的孩子(是啦,他們不是故意的)。 你能說一個不斷地在課堂上打開課桌蓋,把文具和課本取出來、放進去的小女孩,「真的」是一個好孩子嗎? 你能說一個錢包掉到糞坑,拿個長柄灑水杓把所有的排泄物撈上來,弄得臭氣熏天的小女孩,「真的」是一個好孩子嗎?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深夜裡,64歲的老人信吾在位於鐮倉的家中,聽見後山傳來一股低沉的轟鳴,日間他的妻子提起,自己的姊姊死前也聽見這股不知從何而來的聲響。 信吾一方面為這山音是否在預告自己即將死亡而感到些許害怕,一方面又不得不將注意力放在經歷過戰爭的兒子與兒媳之間感情生變,以及女兒帶著兩名稚齡孫女回娘家的問題。 完整文章
文/張惠菁 一個移民的社會,對家庭有怎樣的影響? 例如台灣,我們一直都知道台灣在歷史上是一個移民的社會。現在共同住在這個島嶼上的,有相當比例的人口,祖先是從中國沿海移民來的,1949年是另一波大的移民潮。即使是島嶼的原住民,也有許多部落在近代以來遭遇過遷徙。這些,聽起來是字面上的知識,但我們每個人家裡都分攤了一點這樣的歷史。只是,對一個家,那到底意味著什麼? 完整文章
文/Scarlet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喜歡記錄閱讀完的隨筆,不算書評。只是些看完隨手記錄的想法及思考。 現在回想起和《偷書賊》的緣分一直很奇妙,每每瞥見架上的它都想著那這次就借回去看好了,卻總是當看見另外一本更吸引我書時重新把它放回架上,默默想著下一次再借,屢試不爽。 也或許是我一直有種怪癖,就是不太喜歡看當時非常熱門的書,一直等到了這陣子才有緣分把它帶回家。 完整文章
文/楊斯棓(醫師、台灣菲斯特顧問) 樊登這個超級IP近來非常火紅,與古典、萬維鋼、羅振宇等人在知識付費領域中齊名。樊登讀書會App會員數三年前已達百萬人,二○一八年突破一千萬人。它的快速成長不是靠免費,年費要價人民幣三百八十八元,折合台幣約一千八百元,有超過四百萬人是付費會員。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們都是時間旅人》的原文書名叫《Time Travel: A History》,有點機巧:不管副書名的話,這個英文直譯是《時間旅行》,不過內容講的不只有「時間旅行」這回事,還包括許多與「時間旅行」相關的小說或影視作品、「時間」在科學、文學及哲學當中的定義辯證等等。是故,書名還有「在『時間』這個主題中『旅行』」的意思。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從自個兒賣書的經驗得知:幽默的小說不大好賣。 有一度俺覺得是讀者們好像不大有幽默感,所以對這類文字興趣缺缺;但轉念一想又不很對,因為幽默,或者只是耍嘴皮子搞笑的散文,其實賣得還不壞──當然,還是有賣得蠻好的幽默小說和賣得蠻差的搞笑散文,輕小說裡頭也不乏充滿笑點的作品,只是平均而言,印象如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