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冬陽(推理評論人,復興電台《偵探推理俱樂部》主持人) 「等一下有沒有作家不方便回答的問題?」活動開始前五分鐘,主持人楊照於後台拋出了這段話,擔任行銷企劃與負責口譯的同事一起轉頭看我,顯然要我這個入行還不到一年的菜鳥編輯回答。 「作家沒特別提及,我想是沒有。」我的語氣很斬釘截鐵,但內心其實忐忑不安。楊照大哥微微抬頭看了我一眼,輕輕點了個頭。 完整文章
文/謝幸吟 前段時日,新冠肺炎本土確診人數屢創新高,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期望推廣「台灣社交距離app」取代簡訊實聯制,只要開啟藍芽,就能收到確診者接觸提醒。但陸續有民眾反應,接獲app通知有接觸風險的日期,往往是一、兩週前,我自己5月5日接獲通知在4月25日與確診者接觸10分鐘。想問的是,如果沒有即時通知,這個app的意義與功能在哪裡? 完整文章
文/Everyy Susannah Cahalan罹患了「抗NMDA受體自體免疫型腦炎」,一種免疫系統失常,轉而攻擊自己大腦的疾病。她行為逐漸異常,恍惚、善變、幻覺、癲癇,到了後期更演變為肢體僵硬、口齒不清,失去溝通能力。而在找到病因前,所有的檢查一切正常,幾乎只剩「中邪」可以解釋。藥石罔效之下,醫生推測她得了思覺失調症,Susannah眼見就要在精神療養院度過餘生。 完整文章
文/黃夢君 〈生命線〉(Life-Line)是一部短篇科幻小說。1939年,三十二歲的羅伯特.海萊因(Robert A. Heinlein)在歷經了因病而被迫退役以及從政失敗之後,陷入經濟拮据的窘境,為了償還房子的抵押貸款,他決定投稿。一開始他打算參加首獎50美元的業餘寫作比賽,後來轉而把稿子投給《驚奇科幻小說》(Astounding Stories of 完整文章
文/寓言家 ※原載於【寓言家IG】 《倖存之家》是一本以哀傷為閱讀基調的小說。小說原名《The Dutch House》即是「荷蘭大宅」,也是整本故事當中巍然矗立的核心,所有角色都圍繞著這這個大宅,甚至可以稱得上是被困在這裡了──無論是回憶、心境上的,或是真正意義上的。 完整文章
文/傅元罄 《現象學作為一種實踐哲學》主要想探討的是:我們怎麼把艱深難懂的現象學,當作一種「技藝」來實踐它,讓現象學可以展現在我們的生活中。也就是說,在本書長達三十三字的標題(包含主副標)中,沒有出現的這兩個字,「技藝」,反而才是這本書主要的研究對象。 技藝:理論與個別案例的協調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