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進行教育工作,我時常很憤怒。」陳茻承認。 許多人對陳茻的印象,來自臉書粉絲團「地表最強國文課沒有之一」──這個粉絲團的文章並未使用刻意貼近網路的鄉民用語、沒有選擇輕鬆或搞笑的敘事姿態,以開放態度討論時事時提及出現在古文裡的思考,直接、正經,以「最強」兩字正面迎擊大家對古文的種種誤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真的是,」焦元溥的表情真心不解,「很後來才發現很多人對古典樂有這樣子的刻板印象。」 寫過好幾本與古典樂相關的暢銷書、在電台主持介紹古典樂的節目、評論古典樂唱片、採訪古典樂演奏家,焦元溥很容易被想像成一個從小學習小提琴或鋼琴、閉著眼隨旋律搖頭晃腦長大的孩子,不過焦元溥自承並非如此,「小時候是學過鋼琴,不過這和在小學吹直笛一樣,總不能因為吹過直笛就說自己懂音樂了吧?」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歷史事件、新聞報導、朋友的經歷,或者是長輩想當年說出來你已經聽了八百多遍的過去光榮事跡,常常會以一種「獨立事件」的方式留存在我們的印象裡,好像每個事件是一條線,從線頭一直往下延伸,直到事件終結。 但事實上,現實裡沒有什麼事件是這樣單一線路行進的。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常會在美國電影裡聽到有些原來被歸類為「髒字」的口語,例如「F」開頭四個字母組成的某個單字或「S」開頭四個字母組成的某個單字,它們之所以「髒」大抵是因為與某些被普遍認為不適合公開談的物事有關(請參考《當上帝踩到狗屎》)。不過在口語裡放久了,它們的出現常常與原來的意思沒啥關係,而自己生出了必須承載的意義,得看上下文的語意以及角色說這些字詞時的狀況才能確定。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會有人告訴你:這位作家的小說主題,常與政治、性別議題,以及人類道德心智的成長有關。 聽到這樣的評語,你或許會認為這樣的作品不是很艱澀難讀,就是很無聊。總之應該「很硬」。 也會有人告訴你:這位作家的奇幻小說與托爾金的「魔戒」系列及C.S.路易斯的「納尼亞傳奇」系列齊名,這位作家的科幻小說,與亞瑟.克拉克、艾西莫夫、海萊因等二十世紀科幻名家作品一樣重要。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一看這本書的書名,你就知道它是個什麼樣子的故事。因為在某種類型小說當中,這個形式的書名相當常見,幾乎是個像公式一樣的東西;而因為這個命名公式一向是由故事裡的幾個元素結合起來的,所以你光從書名就可以確定這個故事當中至少會有哪些情節。 這個命名公式,就是推理小說當中的「◯◯◯殺人事件」。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現今的書市,「小說」是個麻煩的種類。 麻煩的原因之一:它不好介紹。有些讀者會覺得,你把故事的概梗都講完,那他也就知道那本小說是怎麼回事了,不需要再看──這當然是個錯誤認知。知道《西遊記》有一隻石猴會大鬧天宮,並不會減損讀到他真大鬧天宮時的爽快,知道《魔戒》最後總是要把至尊魔戒扔進末日火山才算數也不會讓遠征軍的冒險變得平淡。知道劇情和閱讀時的沉浸情緒其實是兩碼子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