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犁客 近年英美的熱門影集當中,不乏種種政治寓言,除了明著把社會議題置入劇情當中的《The Good Wife》、《The Good Fight》系列,以及直接把地方政府或聯邦政府當成主要場景的《Boss》或 《紙牌屋》之外,就連看起來好像與現實無關的影集,也都暗埋著不少政治意涵──想想《權力遊戲》就知道了。 在所有和「政治」沾得上邊的影集裡,《使女的故事》是頗特別的一部。 完整文章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油桐花咖啡杯〉。大意是:某縣的縣長因為強制徵收民地,再與建商勾結,牟取暴利,中飽私囊,以致地主憂憤自殺。 被徵收的民地後來開了家咖啡店,而那位地主的外孫女雅婷在那裡打工。為了替外公討回一口氣,當縣長來光顧時,她「用雙倍的咖啡粉泡濃縮咖啡,用高濃度的咖啡因誘發縣長心律不整」,最後喪命。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幾年前《鋼鐵人馬斯克》不會讓人變成新創鉅子,但透過閱讀這些寫得很好的傳記,我們得以一窺某些不平凡從平凡當中掙出的瞬間,或者某些平凡逐漸朝不平凡行去的經過。 美國前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最近出版的自傳,書名就點明了這點。 讀了她的自傳,不會變成下一個第一夫人,也不會嫁給歐巴馬。但知道她是如何《完整文章
文/犁客 「李明璁、讀,和走,三者互為因果;」李明璁說,「這書名想很久啊。」 從2009年出版散文集《物裡學》之後,李明璁陸續主導幾本音樂相關主題書籍的統籌策劃、出版短篇小說集《Rock Moment》電子書,在許多網路媒體及平面報刊雜誌上寫評論文章;十年過去,等到2018年,讀者才盼到《邊讀 邊走》──這書不只是書名想很久,蘊釀期也很久。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伊莉莎白.霍姆斯出生在1984年,金髮大眼,長相漂亮,家庭環境相當富裕──感覺佔盡新生兒可以獲得的所有優勢。霍姆斯的父親擔任過私人企業的總裁級高階主管,以及美國幾個公家單位的行政官員,母親則是美國的國會議員;她高中時對電腦有興趣,曾說自己生平第一樁買賣,就是把程式語言「C++」的編譯器賣到中國的大學去。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習慣在社群網站上擺姿態之後,」馬欣道,「會讓人在日常裡也開始擺姿態。」 馬欣寫電影的散文一向在犀利裡帶著關懷,觀察世界時她也帶著這種透澈的眼光,她很明白,現 在要對公眾發表個人意見較以往容易,而許多人被冠上評論者的名頭之後,也開始以這種身分自居──這是一種缺乏自識的表現。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說實在話,金庸過世後最早在社群平台上懷念金庸的讀者,有很大的比例,是觀眾。 並不是說他們只看改編自金庸的影視沒讀原著──在二十世紀的八零年代,香港影視產業篷勃發展的時期,金庸的作品是電影與電視劇的熱門改編目標,正在創造「經濟奇蹟」的台灣也拍過一些,不過更直接的是把香港的影視作品配音之後,在台灣播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