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自己動手組合家具,有些螺絲裝不牢靠、釘子打歪了,家具大抵還是堪用的,只是吱軋之聲難免、歪斜之態礙眼,用得不順氣而已。

標點符號之於文稿,就像螺絲之於組合家具,用得零亂、散漫,讀者讀起來也必定不暢快,厭煩之感絕不下於讀到錯別字。

人們往往認為標點符號是「小技藝」,但一位嚴謹的編輯人絕不能這麼想。其實,讀者這種表面情緒的厭煩感,多少意含著連帶對文稿品質和內容可信度的質疑。就像你進了一家餐廳,就坐的桌面竟留著一抹油膩的痕跡,你內心對用餐的整體品質,已不由地打了一個問號了。

編輯的工作十分繁雜,要為文稿和書籍加值的地方還很多,實不必浪費在與標點符號的纏鬥之中。然而,寫作者/翻譯者對標點符號態度的馬虎,甚或知識的匱乏,卻是這一切的源頭。

我一直相信,好的寫作者/翻譯者必然是字斟句酌的,他對文字的選取、擺置,有一種近乎潔癖的思慮,對標點符號也不可能大意。是的,僅懂標點符號不會讓你寫出好文章,但不懂標點符號的人應該不易寫出好文章

好的寫作者/翻譯者了解,標點符號可以協助自己釐清思緒,也讓讀者讀起來清朗明暢;反之,語意糾結不清的長句,往往就意味著自己並未清晰地理解有關的想法或譯述的內容,讀者閱讀的負擔和挫折感就更是難免了。

好的寫作者/翻譯者更知道,熟稔地運用標點符號,能控制讀者閱讀的速度,從而營造出文稿的節奏感。若再借助其它修辭手法,高手甚至可以讓文字的節奏感接近音樂性。

曾有學生問小說家吳明益,為什麼要規定寫到草木鳥獸時,都要正確地寫出它們的名字,而不能只是寫「一隻鳥」或「一隻不知名的鳥」;吳明益回答說:「這不止是細節,也是對寫作方式的選擇。」

的確,我也要說,把標點符號的螺絲鎖牢、釘子釘好,也絕不僅是一種「小技藝」,它關乎你對寫作的「態度」!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標點真的很重要啊:

  1. 【康文炳的編輯檯上,和檯下】聊聊標點符號:那個該放「引號」的裡還是外?
  2. 【康文炳的編輯檯上,和檯下】聊聊標點符號:引言最後是逗號還是句號啊?
  3. 【康文炳的編輯檯上,和檯下】聊聊標點符號:這裡要用冒號還是逗號?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