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情中人」卡夫卡:「性」中只顧發洩,「情」中卻難收尾

文/謝志偉 書寫有療癒功能,包括創作,日記,書信,隨筆,手札等,這點在幾乎是一輩子受困於童年經驗創傷症候群──罪魁禍首直指他父親──的卡夫卡身上再明顯不過。 為了維持單身以全心於寫作,終身不娶,滾滾紅塵裡,他臉色青青、油盡燈枯地寫,真乃「性情中人」:在「性」中只發洩,在「情」中卻難收尾。前者可嫖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