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絢慧 國中三年級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A段班的女生。 這女生自信、穩重、不卑不亢,既沒有嘲諷我這個B段班的學生,也沒有驕傲自己在前段班的成就。有一段日子我們一起打球,一起交換了在不同段班,所看見的生命風景。 這段日子,我經驗到前所未有的經歷;我獲得關注、被允許說出自己的感覺,我可以真的是我自己,我不用怕被嘲笑、漠視,被視為應該遭放棄的敗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