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夏準 現在是二○二○年,我為《富國的糖衣》再版寫下這篇序時,全球經濟岌岌可危。 我不是在說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戰」、英國退出歐盟(所謂的英國脫歐)、中東政治緊張局勢升溫導致油價可能出現震盪等特殊案例,我說的是世界經濟整體現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