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朴是炫;譯/劉小妮 我和先生決定休婚的過程雖然微不足道,但卻極為醜陋、痛苦和淒慘。在一起看到彩虹的那天,我們邊喝酒邊寫下「希望對方能做什麼」。我對自己承諾,一定要遵守這些事,但在現實的生活裡,價值觀的差異不停地折磨我們。如果有什麼比「承諾」更強大的話,那一定就是「差異」。 完整文章
文/朴是炫;譯/劉小妮 二○一三年的冬天,我結婚了。 二○一四年的夏天,我生孩子了。 二○一七年的秋天,我休婚了。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和先生相處時,總感到不自在。每天我和孩子吃過晚餐、洗好碗筷後,是一天快要結束前最輕鬆的時間了。因為我可以在我最愛的空間,也就是寬二公尺、高一公尺的原木桌前寫作。對我那四歲的孩子來說,此時也是他最愉快的時光,因為他可以看他最喜歡的《小巴士 TAYO》。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