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宛芳 「我不是坐在書桌前寫作,而是在送小孩上學、買菜、上郵局……這些事情之間找空檔寫作,我一直用手機寫,隨時隨地都在寫,然後再用電子郵件寄給自己……我甚至曾經寫在襯衫上,除了襯衫之外,口香糖紙、車票、餐廳紙巾,我也都很推薦,」一邊說著,他一邊抽出一件寫滿文字的襯衫,眾人立刻配合地發出驚呼……。 這是《我在衣櫥寫作的日子》侯曼‧普耶多拉斯(Romai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