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以曦 成英姝的新作《再放浪一點》,是一本關於女人的「我」的小說。但什麼是女人的「我」? 當女人說「我」或「自己」,那指的是什麼?得先有自己的房間嗎?是除去性別底蘊、堅守「人」的純粹內涵嗎?在日常、在角色、在關係底,探問「我」,真是可能的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