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莊靜君 中央社的記者問我說:「為什麼一定要邀請安德烈克考夫來台灣?」 我在皇冠工作時,2001年出版了安德烈克考夫的《企鵝的憂鬱》,那時的書名是《冰上的野餐》。我非常喜歡這本書,對書的內容念念不忘。 2012年成立愛米粒後,去日本拜訪了新潮社,他們也是這本書的出版社,這本書在新潮社長銷至今。那時我就想,這麼好的作品,不應該在台灣絕版,長考了兩年後決定重新翻譯出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