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品言 每個人都有害怕的事,有人怕鬼,有人怕蛇,我怕過馬路。 小時候的一場車禍,讓我對過馬路有一生的恐懼,直至現在每回過馬路,都有從心臟麻到手指的緊張,走不到對岸的焦慮,也許只是短短三十秒的時間,但都是必須挑戰的心理障礙。 那場車禍,記憶猶新,說起來連溫度我都感覺的到,是台北盛產有點悶的冬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