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致劉霞:即使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文/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摘錄) 在我已過半百的人生道路上,1989 年 6 月是我生命的重大轉折時刻。那之前,我是文革後恢復高考的第一屆大學生(七七級),從學士到碩士再到博士,我的讀書生涯是一帆風順,畢業後留在北京師範大學任教。在講台上,我是一名頗受學生歡迎的…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Vol. 07:諾貝爾到底在獎什麼獎?

諾貝爾獎好像很重要,但⋯⋯那些和日常生活感覺毫無關係的科學發現,到底有什麼重要的? 事實上,諾貝爾獎當中的科學獎項,不但是學術發現,也常是新技術的理論基礎,從高科技產品到日常清潔保養,這些得獎的科學發現早就被應用在日常生活當中;而與民生關係緊密的經濟學獎得主們具備精準洞澈的人性觀察眼光,提出的理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