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十五十六時,離我已經很遠很遠,但那些深深淺淺的記憶,刻蝕在我心裡好深好深。 那年穿上了綠衣黑裙,下課時總愛貼著窗子看操場上學姐揮刀舞槍的身影,好帥!很自然的,當教官宣布要徵選新隊員時,我歡歡喜喜的報了名,成為北儀的一員。這份緣,一牽一輩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