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凌淑芬 怦咚、怦咚、怦咚、怦咚、怦咚── 震耳欲聾的鼓聲追著他不放,如影隨形,無論他怎麼跑都甩不掉。 他狂亂地疾奔著。 呼──呼──呼──呼── 刺耳的風聲加入鼓聲中,太吵了!好吵。安靜一點。可不可以安靜一點…… 安靜才是安全,安靜才不會露出形跡,安靜才有生存機會。 他拔腿狂奔。 神智昏昧,迷亂。 他在哪裡? 痛,四肢百骸的痛……該死的痛…… 怦咚、怦咚、怦咚、怦咚、怦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