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古斯塔夫.亞努赫 約莫是一九二○年三月底的某一天,父親在晚餐時跟我說,要我明天早上到他的辦公室一趟。 「我知道你經常翹課到市立圖書館去,」他說:「這麼辦吧,明天早上來找我。穿整齊一點。我們要去拜訪一個人。」 我問他我們要去哪裡。我的好奇心似乎讓他覺得很有趣,不過他沒有回答我。 「不要多問,」他說:「別那麼好奇,你會有意外驚喜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