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輝龍 她的名片上印著「Talmud」這樣一個看起來奇怪的字。她問我知不知道關於「塔木德」的事? 一下子又幾年過去,我們在城東已經完全更新的街塊,一條一條小巷的經過,然後,聽她講她記憶深刻的往事。 「你們家搬出去的時候,我才進小學,那時候,你小學剛畢業,簡直變了一個人。看起來像陌生人。當時,看到你的顫慄感,有時候還會在腦海深處浮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