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寓言家 我明白這是種成人式的提醒:從名片認識我的人,不會是我的朋友。 你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自己成為大人的呢?是從穿著襯衫正裝開始投遞履歷、被頻頻回絕的那個時候?還是開始自己打電話給房東,正式離家準備獨自一人生活?還是被心愛的人狠狠傷心過一回,發現自己在哭泣跌撞中,擁有了更強壯的心? 原來,我們是先成為大人,然後才開始長大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