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褚士瑩 「世界上可以學、值得學的那麼多,為什麼偏要學哲學思考?」 「就算學哲學思考,古今中外可以學、值得學的老師那麼多,為什麼是那個古怪的奧斯卡?」 這兩個疑問,大概是自從我去法國開始跟奧斯卡‧柏尼菲博士哲學踐行以來,最常被問到的兩個問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