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噩夢的開端,都始於文件上的錯字, 從那時起,我就沒有回頭的機會了開始的…… 打字員就像是被動的接收器, 不能有自己的聲音,不容許任何誤差。 案件的真相存在於我們的指尖, 一經打字記錄,謊言也會變成事實。 我是玫瑰.貝克,紐約下東城區警局的打字員。 這是我的故事,我成為殺人嫌犯的始末, 你可能不相信我說的話,但我所記下的一切確實是真的。 而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歐黛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