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南西.伊森伯格;譯:王怡芬 美國民主從來不打算讓所有人民都享有真正的發言權。相反地,大眾得到的是象徵,而且往往是空泛的象徵。民族國家一直以來都建立在虛構的故事上,即國家元首可以代表人民,是人民的代理人。在美國版的故事中,總統必須訴諸共同的價值觀,以掩蓋深刻階級差異的存在。然而,即便這種策略奏效,團結背後的代價卻是源源不絕的意識形態詐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