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似乎傾力活得起伏跌宕,但他的「通天之路」注定殞落

文/王德威(中研院院士、美國哈佛大學東亞系暨比較文學系Edward C. Henderson講座教授) 李白(701-762)的故事不好寫。這位盛唐詩人聲名太大,傳奇太多,千百年來有無數文人歌之頌之;他的詩作如此膾炙人口,〈靜夜思〉、〈蜀道難〉、〈將進酒〉、〈戰城南〉、〈下江陵〉……早已成爲民族記憶…

父親會趁我在家時冷不防地掀開房門,亮出一冊本子,隨即照本細數我的罪⋯⋯

文/崔舜華 我問過自己:如果世上有神,我對祂來說重要嗎? 讀小學時,父母加入了一個來路不明的組織,名叫「中華科學意識研究會」。名為研究,實際上則集宗教、政治、直銷於一身。 領導組織的「老師」,自稱李白、李後主與蘇東坡等幾世文豪投胎入身,對自己的詩才格外自信,寫了好幾本舊體詩,自譜曲調,囑咐信徒如父親…

將進酒,君莫停。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

李白要世人聽什麼呢?一心嚮往入朝的他,終於要遭遇通曉六國語言、豪情四海的安祿山,同樣來自塞外,卻有著截然不同的際遇,然而,時代錯過前者,對後者無盡寵愛…… 開元十五年冬,二十六歲的李白以商賈身份初抵廣陵,結識「維揚十友」。在商賈陣中,他依然沒有道侶,在士人行中,他仍舊沒有地位。儘管道教上人司馬承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