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定國的小說最常在這種無心而柔軟的受辱時刻,使我們敗下陣來,於無聲處聽驚雷。 我一直活在悲劇裡,但是我很幸福。 他在小鎮荒僻的邊陲開了一間咖啡館,等著離家出走的妻子有一日推門進來。半年後,卻是他和她相繼走了進來。 敵人,敵人的女兒,以及那株曾經盛開的櫻花樹。 他必須讓他活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