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茱莉亞.蓋勒芙;譯/許玉意 一個問題,反轉Intel微處理器的命運 幾年前,我認識一位法律系的學生,姑且叫她凱莎(Keisha),她在法學院念得很不開心,對於成為一名律師也不感興趣,但她總是打消退學的念頭。她的一個朋友問她:「你留在法學院只是為了不想讓你的父母失望嗎?如果你知道他們不在乎,你會改變決定嗎?」 「不,我才不是因為他們而留在法學院。那太荒唐了。」凱莎堅定地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