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她選擇突破自我、與世界產生連結的兩種方式,一是愛,二是藝術創作,但她在這兩件事裡都失去了自己,只留下無法填補的空洞。」 2015年夏天,維菁在一場由魚頭策畫、對談,我主持的系列講座「被忽視的作家」上,這麼描述麥卡勒斯。 那一天,我不時掉入維菁以和緩、清晰、超然的語調,敍説一個悲傷荒涼故事的「空洞」,忘乎主持人該扮演的角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