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安德魯.藍恩 「以一個鎮上小子來講,你還真坐得住啊?」 「你也是。」夏洛克回應身後傳來的聲音,「你已經看了我半小時了。」 「你怎麼知道?」 夏洛克聽到輕輕咚的一聲,彷彿有人從較低的枝枒跳下來,落在滿地的蕨類上。 「每棵樹上都停了鳥,除了那一棵:你坐的那一棵。牠們顯然很怕你。」 「我不會傷害牠們,就像我不會傷害你。」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