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宋晶宜 我一直很清楚地記得那個春日。 我在窗前看見一抹陽光,那是在許多個寒冷陰雨的天氣之後,它彷彿從天幕裡衝了進來,使人有一絲突如其來的驚喜。於是,我拋開了書本,因為我想和春天約會。 我記得詩人拜倫說過:「美的事物是永恆的喜悅。」我卻認為,生意盎然的事物是永恆的快樂。 我坐在春天的原野裡,看山澗上的飛瀑,驀地,一隻小鳥翩然而至。這真是意外的同伴,牠也是春天的訪客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