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徐珮芬 我討厭你以為自己能拯救世界 更討厭我其實也偷偷地 這樣認為 我討厭你總慷慨與人分享 你的快樂,對我而言卻像魚刺 一邊哽在喉嚨 還得含著淚微笑說 謝謝,你最好了 我討厭你是荒煙蔓草中 唯一能活下來的那朵玫瑰 更討厭你根本清楚知道 自己在我的眼裏綻放 卻佯裝疲倦孤寂 我討厭你 總在大熊準備襲擊時 扮死,一邊用眼角對我釋放笑意 我更討厭自己 覺得這樣的你可愛 可以去愛你的錯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