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滿口理想的革命份子,卻依「用途」對女性分類

文/上野千鶴子、田房永子,譯/ 蔡傳宜 田房:我對《無所畏懼》裡的一段話印象深刻:「(在學運中)我頂著素顏,顧不上打扮地在占領區域內和男生一起抗爭,但最後是那些化了妝、打理過自己的女生成為那些人的女友。這是我參加女性解放運動的契機。」 上野:這是米津知子說的吧。她說的沒錯,男生都有雙重標準。那些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