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潔西卡.潘;譯/江莉芬 就在我辦晚餐派對的隔天,我在《衛報》上看到出自心理學家的一個奇怪句子:「不擅交際的內向者不一定此生都會為鬱悶所苦。」 即使是我窩在沙發上度過的那段黑暗時光,我也不確定我是否認為自己「受鬱悶所苦」。 事實上,也許我是,或者至少我有那麼一丁點害怕自己會如此。 有時是很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