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柏伶 李記的logo是絕望的正方形 每一邊都是另一邊的再現 這一餐再現下一餐 這禮拜三再現上禮拜三 周休二日之前完全 等於周休二日之後 過年前是過年後 這個人 也是 那個人 甚至這首詩 或是那首詩 完全都沒有 李記不能描述的樣子 用最令人不安的方式來說 李記不只是李記 即使我從小姓陳 李記就是 生活本身 李記就是 生命本身 就是 寂寞 本身 註:李記,日子的台語。 ※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