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則天的存在,是逸出中國史正統框架的一段傳奇? 還是唐史不願面對因此只能窘迫詮釋的正史本身? 禍國、敗德、縱慾,這些加諸於她的罪名,細屬中國歷代男性君主,又有幾人能逃脫? 或許,在儒學史觀的灼灼眼光下,身為女人,才是武則天真正的原罪。 無字碑:武則天為何留下這千古之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