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姚筱涵 這個週五的下午,我們討論著下一季的動畫製作,冗長的會議已經進行了三個小時,客戶針對動畫內容字句逐一審視與推敲。法國人向來需要在製作之前擬一份複雜的計畫書,而在決議之前,還需要進行無數的會議。對於執行設計端的我而言,什麼內容都無所謂,「即使全部放假字,也不致於影響我的設計理念吧。」一邊這樣想的時候,一邊強忍住呵欠與睡意,再要了一杯黑咖啡,繼續與客戶周旋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