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感」有時讓我們迷惑,甚至丟失了判斷力

文/溫蒂.郭爾登;譯/劉靜鈴 「我多想討人喜歡啊,這樣大費周章地取悅別人!」 ──威廉.華茲華斯(William Wordsworth)給妹妹桃樂西.華茲華斯(Dorothy Wordsworth)的信,1821 年 1 月 8 日 記得有一回,我陷入「直覺好感」的現象之中。當時,我正為公司面試年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