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芷菡、徐慕珈 攝影/韓承燁 早晨第一道陽光自窗外灑進來,班班翻過身,抖一抖,繼續呼呼大睡。看著躺在我和先生身邊的牠,有了家之後,睡得特別香甜。牠總喜歡賴床,看著我們要出門,也僅是抬頭望一下,每天都要花好一番工夫才能把牠從床面上挖起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