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松田紀子;譯/李璦祺 松田,妳的編輯經驗應該可以出版成書吧? 這幾年來,時不時有人對我這麼說。而我自己是到二○一九年的夏初之際,才下定這個決心。 從我當上烹飪雜誌《萵苣俱樂部》(レタスクラブ / 優質生活俱樂部)的總編輯到下定決心時,已過了整整三個年頭,上任之初我曾替自己設下的「畢業」時間,恰好也近在眉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