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巧棠 「你先生的地址在哪裡?有沒有罵政府?」保安處偵訊室裡站著三四排身穿深藍色中山裝的人,其中一個吊著狐狸眼的人看起來像老大,不停逼問她一模一樣的問題。「你可以說日語為什麼不說?你在發抖嗎?」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毋知啦!毋知!除了母語臺語,她只會簡單幾句北京話。再怎麼沒常識,她也知道日語是千萬不能說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