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宋尚緯 甚麼時候十一月已經過了 甚麼時候的事,當愛 穿過信仰的圍牆 告訴我們林邊的風仍吹著 慶幸自己在這場聚會裡 沒有沉默 像他們一樣 被荊棘綑綁在十字架上 假裝自己在神的名下 用腹語術說一些幽暗的謊 遠方下著雨,沒有雷聲 我們看著愛人的側臉 並不覺得與其他人有何分別 他們編織出一個又一個空心的草人 在上面寫滿咒語 控制前進或者後退 說那才是愛的模樣 ──不讓他們涉險 像我們一般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