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浩基 1 駱督察一直很討厭醫院的氣味。 就是那股飄散在空氣中、嗆鼻的消毒藥水的氣味。駱督察不是在醫院有什麼不快的回憶,只是,這空氣往往令他聯想到氣味相似的停屍間。就算當了二十七年警察,見過無數屍體,他依然無法習慣這種氣味──試問除了對屍體有特殊癖好的變態外,誰會在面對死人時感到愉快?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