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鯨向海 ──鄭愁予:「月光流著,已秋了,已秋得很久很久了」。 島上陰陰 秋風吹動 輕浮 各類獸毛、鳥羽 這夢遊之夜啊 月 色 泉湧自心底最深處 煙燻的孤獨 平貼於意志的鋼鐵之上 為什麼不能想呢 為什麼要我別想呢 日昨害羞的啤酒罐 明天疲倦的火種 齊聚在饕餮者的海邊 無數柚子 等待靜靜被剝開的命運 我跟以前不同了 身為一塊炭火燒肉 必得奮力去燦爛 去碩大,去為你橫絕 於永恆的信念之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