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繁齊 〈遙遠〉 我想終有一天我會忘記你的模樣像霧一般漸漸逸散 還能找到你嗎霧裡我曾經伸手試圖牽住你的雙眼手心已經熟悉潮濕卻沒留住水氣 生活是清晰是打開地圖就知道要去哪裡卻再也沒有遇見那場霧和那樣的你 〈原意〉 將我的身體空下令你得以居住你可以種下一整片永遠不會開花的城市也沒有關係 但未曾想過怎麼一流淚就淹了上來也從未想成為湖泊在很久以後你卻回來找自己的倒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