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大戲 清晨四點半,月在中天,大地清明。我興奮醒來。走過村子,繞進後山小路後,一股飽滿的草香沿路相伴。 這樣的盛夏清晨,花嶼島上除了偶有一兩個釣魚人,不曾再見過有人出來走動;更多的人,在三點左右就出航討海去捕小管了。 完整文章